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渤

记录文字中的脚步,也许在跋涉探索中,能留下些什么。

 
 
 

日志

 
 

【原创】 《燕赵英雄传》第六回  

2013-11-07 23:50:5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小说】燕赵英雄传  第五回 自香下山  德州除鬼 - 江渤 - 江渤
  
                                                     第六回  自香下山  德州除鬼
        
        自香拜别师傅下山,女扮男妆向济南一路急奔。这一日来到德州已过中午,进到城内,随处可见从济南逃来的难民,市面情景和三年前已是大不一样。自香见城内董子街上餐馆到是不少,家乡美味从餐馆飘出,使本已饿坏的自香更觉饥肠咕噜,见路边有一家店窗口卖着“德州扒鸡”,而门楣上挂着“平原豆腐店”的匾,便走了进去。“来嘞,里面请嘞。”自香随着店小二的吆喝声跨进店门,店小二取下肩上白毛巾,在门口处一空位上掸了掸,热情喊道:“客官,请坐嘞。”
       自香坐了下来,点了一份平原豆腐和一个馒头。这“平原豆腐”和京津一带的“豆腐脑”“老豆腐”差不多,是一种经济实惠的小吃。但“平原豆腐”比“豆腐脑”“老豆腐”更鲜更嫩,吃起来香气扑鼻,有人赞平原豆腐“豆腐似雪如玉,卤像透彩琥珀”是成名已久,德州平原人爱吃的名小吃。店小二很快将平原豆腐和馒头送了上来。
        自香刚要品尝这已三年未食,色香味美的平原豆腐,就听门外一声,“滚”,随声,一位讨饭老人被踢倒在餐馆门前。这时一个东洋鬼子模样的壮汉走了进来。他环视了一下店内,走近自香所在桌旁,冲着自香又是一个滚字。自香见他如此蛮横无理,又一看他着装,知他是一个东洋鬼子,逐看了他一眼,没有理睬他,照常吃饭。这东洋鬼子见自香没有理睬,一挥手就要将桌子掀翻。自香迅即端离碗筷,待桌子复稳又重新放好,稳稳坐在凳子上。这东洋鬼子大概是见自香小小年纪,脸不带惧色,立即脑羞成怒,伸手向自香的领子抓来,想一把将自香提起。自香本就对东洋鬼子怀有深仇大恨,今见东洋鬼子如此蛮横霸道,就要痛下狠手,但转念一想不对,这里要是有血案,店家必受损不说,日后东洋鬼子来寻仇,还有可能给店家带来性命之忧。想到此,自香向旁一闪,一招云天拂穴手,紧紧擒住这东洋鬼子伸来的右碗太渊穴,右手运指如风,瞬间点中他身上五大血道。这日本武士立感右臂疼痛,全身麻木,再无法行动。自香提足又是一招低鞭腿,踢向他膝后的阴谷穴。这日本人双膝扑通跪倒在地。自香这瞬间一气苛成的招式,立刻惊呆全场,餐馆内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自香的身上。大家见这小伙子头戴礼帽,身穿大褂,面容俊美,年龄最大不过二十岁出头。想不到这小伙,年纪轻轻会有如此俊的功夫。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时谁也猜不出自香的身份。
         这时,刚才被这日本武士踢倒的讨饭老人,在三个讨饭小孩的拥簇下,颤微微走过来,照着日本人脸上就是一巴掌,老人嘴里嘟囔着,但由于老人激动却听不清老人在说什么。这时有人喊,打死他,他从几千里外跑到我们这里来撒野,欺负人,他们在济南杀死了那么多中国人。说着一些人围了上来。自香见状,暗思不妙,站起来朗朗言道:“各位父老乡亲,请暂息雷霆之怒,如在此发生意外,恐对店家有损,惩罚东洋鬼子,我自有章法,敬请各位相信于我。”大家见这少年功夫了得,自是相信,纷纷走回座位。
         这一瞬间的变化店掌柜全看在眼里,先是被自香的武功惊呆,缓过神来又深深佩服这少年思维慎密,处事果断。不过还是耽心,怕在店里出大事惹麻烦。他见自香一挥手,忙让店小二跑了过来.自香,道:“店家,请给这位老人和孩子每人一只扒鸡。”
       “好嘞。”店小二应着,很快将五只扒鸡送了过来。自香一摸口袋却空空如也。自香在镖局时,花钱不用愁,自己花了钱,自然会有人来结账,从来不用带钱。而在山上也没花钱的地方。自香此时见这日本武士交领肥袖短褂上衣的胸部鼓鼓囊囊,似乎有物。便灵机一动伸手从其身上掏出一个小袋,一看果然是钱袋。自香言道:“这是对你无辜伤人的惩罚金。”那日本人脖子一耿,道:“我是大日本帝国武士,可杀不可辱。”自香没有理会他,从中摸出三快大洋递于店小二言道:“够于不够。”
      “够了,够了,用不了这许多。”店小二忙答。
        这时店掌柜跑了过来。店掌柜寻思,这日本人在这吃了大亏,他的钱我可不能收,这美少年吃完饭走了,日后这日本人找上门来,我可搪不起。这掌柜想到此走到自香近前,拱手一揖,道:“壮士,这鸡,这饭,全为我请客了,这钱我万万不能收。”
        自香冰雪聪明,掌柜的一说,自香心中已明白,这个掌柜的怕事,逐言道:“多谢掌柜请客,日后再谢。”这三快大洋就送给这位老人家了,自香说着将大洋送到了讨饭老人的手上,这讨饭老人可不客气。一边连声谢谢一边将大洋仔细的装入兜内。
        这时听店掌柜又道:“还烦请壮士,能将这日本人尽快带走,我感谢不尽。”
      “好吧,我也不吃了,不过这只扒鸡我带走。”店小二听说忙递上包装纸。自香将扒鸡裹把裹把揣入怀里。自香拱手向大家告别,见不少人向掌柜的投来不敬的目光。
        自香出手解开日本武士身上的血道,一晃纵出门外。
        那日本武士吃如此大亏,见腿脚一能动,跨出门外向自香追了过去。他眼望得见自香但就是追不上。累得他气虚喘喘,他见路旁有一茶摊,他拿过一条凳子,当街就坐下来了。他远远望见自香也不走了,见自香从怀里取扒鸡,撕下来一快在吃。他和自香两个人都没有吃饭,他也饿了,他见自香在吃,心中有气起身又追。这时他听身后有人喊道:“大岛兄,你地,怎么地在这里。”大岛回头一看是木村幸二,心里高兴,知道来了强援。用手一指,言道:“追那个小娃,那个地,大大地坏了。”
       “我地,教训他。”木村幸二说罢,大步流星向自香奔过去。
         自香见日本人由一个变成两个,追了过来。逐收起扒鸡,继续向南奔。那时德州城并不大,时间不长她已出了德州南门,行了几里见路边有一个小树林,自香也饿了,想在这里休息一下。自香坐在树下,重又取出扒鸡,刚送入嘴里一快,就见那两个日本人远远的又追了上来。自香不理会他们,继续吃自己的扒鸡。时间不长那俩日本人已追到了跟前。
        木村幸二见自香是一个细皮嫩肉的少年,心里有些狐疑,但刚才路上听大岛说这个少年武功了得便也不敢轻视。凝神聚力,手握日本太刀,瞬间一招斩击,出鞘快捷无比,奔自香斩来。自香急忙一招燕子抄水向左一飘,躲他这一招,那日本刀已从自香头上飞过,戴在头上的毡帽被斩为两截飘落在地。木村幸二一招得手,不给自香喘息,抡起太刀又自上而下迅捷劈下来。自香忙一招跃步腾云式远远飘开。鬼子的这两招,惊出了自香一身冷汗。自香刚刚下山缺乏实战经验,对日本刀法并不熟悉。刚刚在餐馆内又轻松制敌,一时也有些轻敌。
         这时自香头上的毡帽已落,盘于头上黑亮柔顺的长发,曝露在日本鬼子的眼前。木村幸二定睛一看,眼前的小伙子原来是一个飘亮的花姑娘,逐大喜过望。讥笑道:“大岛兄,原来你被一花姑娘地,制服。”
          那时日本人根本看不起中国人,大岛立即觉得自己脸面全失,无地自容。他也不讲话,抢上一步,向自香扑来。一招黑虎掏心,气势汹汹,照着自香的胸部攻来,自香轻轻一闪让过。大岛又是一招冲天拳,急不可耐的照着自香的头部打来,恨不得一拳将自香毙命,自香照样是轻轻一闪又让过。这时大岛似乎丧失理智,见两招被自香左闪右躲避开,心中着恼,呼的一招双拳贯耳,从左右两个方向,同时攻来向自香。自香不出招便罢,要出招,那速度要比大岛快的多,见大岛胸前门户洞开,迅捷一招仙人指路,攻向大岛的咽喉,袖中短剑随手瞬间弹出,一剑封喉。那圣贤大师赠自香的短剑,削铁如泥,人的咽喉岂能抗得住。只见大岛颈上鲜血涌出,扑通倒地。
        这瞬间变化让木村幸二大吃一惊,他万万没想到大岛在三招之内就命丧当场。他收起淫心,再不敢小视自香,凝神聚气,挥起太刀向自香劈来。
       自香向后轻移。
       木村幸二见自香后退,错步上前挥刀就是一招颈斩。
       自香仍向后飘移。
      木村见二招不中,跨步向前,用力就是一招突刺。
      自香见日本人刀刀带风,简捷明快,力大势沉,招招制命,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一时想不出破解之策,不敢大意,只得再退。
      木村见三招不中,不给自香喘息机会,提刀就是一招右撩刀。
      自香一招拔地旋风纵,高高跃起,手牵树枝一借力,轻飘飘落到了木村幸二的身后。这时自香实际上有进攻的机会,但此时自香还是缺少经验,她这一招只是为了躲避木村幸二的正面进攻。
      木村幸二见自香跃到了自己身后,撤步回身就是一招腰斩。实际上自香落地方位,离他有点远,他的这一招腰斩实际上空斩。木村幸二见斩空有些恼怒,因在高手过招时,如出现这样的失误,往往会命丧当场。这时木村幸二看出自香不懂刀法,跨步向前又向自香劈下来,不等刀势变老,挥刀变斩,顺接左撩刀又是一招颈斩。木村欺自香不熟刀法,连连进招。自香走起云天微步,左飘右移,木村也奈何不了自香。
        自香何等聪明,十几招一过,自香对日本刀法也看出门道。这时自香心中已明白,日本刀法主要由劈、斩、刺、撩组成,劈,又可分为正劈、左漂劈、右漂劈;斩,可分为颈斩、腰斩,按方向可分为左斩、右斩;而刺,主要分为上刺与下刺;撩,主要分为左撩与右撩。日本刀法变化不多,招招均出全力,力求一招制敌。日本人出招之前凝神聚力,等待时机,一旦出招迅捷无比。自香看是看明白了,可还是没有破解之策,自香心中有些着急。眼看木村幸二又攻了上来,自香急中生智,双手扣满飞花镖,见木村举刀,自香一招满天花雨,三十二支飞花镖向木村幸二飞了过去,这一招,自香使足了力气,距离又近,木村幸二那里躲得开,其中有几只飞镖透过木村幸二的颈部而出,木村幸二手举太刀坚持了一会,倒地身亡。
        自香长出了一口气,这时自香才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已被汗水湿透。自香寻思,这飞花镖自己也得省着用,现在已不是在山上,逐将飞出的镖一一收回,擦净收好。自香看木村幸二的这把太刀也不错,便将它埋到旁边的树下,在树上做了记号。自香脱下已不能穿的大褂,干脆恢复了女儿装,收拾停当,大步向南奔去。
        这时太阳已西斜,天边火样的彩霞,色彩斑斓绚丽。柔合的阳光映在白杨树上,将树影拖的很长很长,风吹的白杨树叶哗哗作响,象是为自香奏起美妙的英雄交响曲。自香沐浴着金色霞光,在空旷的田野上疾行。锦瑟年华二十岁的自香,如果没有日本鬼子的侵略,她可能正在上大学,也可能正在母亲跟前喃喃娇语,也可能正和心上人一起翠潭赏荷,吟诗作画。可现在,她维一的选择,只能被迫拿起刀,踏上复仇之路,和日本鬼子殊死一搏,为亲人报仇雪恨,夺回被侵占的家园。
         太阳渐渐西沉,当最后一抹余晖从天际消失,夜渐渐由浅至深。自香又饿又累,望着远处的点点灯火,知道前面有了村庄。自香来到村边敲响一家农舍的柴门,院内茅屋内走出一老者,见是一位女孩在敲门便走了过来。自香隔着柴门言道:“翁伯,我路过此地天色已晚,想在贵舍借宿一夜,不知翁伯是否应允。
        老者大概是见自香和善,言语有礼,逐开门让进了自香。自香进屋见一老婆婆坐在床上,借着油灯的光亮在穿针,自香忙接过,帮老婆婆穿上。老婆婆抬头一看自香模样俊俏,心中顿时喜欢,当知道自香是来借宿,便问道:“闺女,这兵荒马乱的,你怎么自己一人出来行走。”
        自香见老婆婆慈祥和蔼,就想起了自己的母亲,禁不住双眼垂泪。老婆婆见自己一语,引起自香伤心,便忙转而安慰道:“闺女不要伤心,你还没有吃饭吧?”自香点点头。
       老婆婆下床,来到灶间给自香烧饭,自香跟了进来帮着烧火。老婆婆为自香煮玉米面红薯粥,在锅边又贴了两个玉米面饼子。少顷饭熟,老婆婆给自香盛了一大碗粥,又递给自香一个焦黄的玉米饼。自香喝着香甜的玉米红薯粥,嚼着酥脆的玉米饼,有些狼吞虎咽。老婆婆见自香喝完这碗粥,似乎不饱。端起碗,用碗勺将锅里的粥仔细刮尽,又有多半碗粥连同锅里的玉米饼一起又递给自香。自香吃着饭,感到的是浓浓的乡情。
        自香吃完饭,谢过老人。躺在老人安排的西间屋的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白天小树林里那一战,一幕幕在脑子里闪现。自香想起来有些后怕,当时多亏是在野外,场地宽阔便于进退周旋,如是在室内的狭小空间,那最后的结果还真不好说。想到这里,自香再也睡不着,取出云天剑细细观看,想着临下山之前师傅关于云天软剑的瞩咐。师傅要自己,软剑招式可以不记,但要死死记住软剑的八字诀“抖、甩、缠、削,崩、抽、划、割。”和四语诀“钢柔合度,进退暗合。转折灵活,崩弹割合。借力使力,甩缠划合。意会贯通,剑刀镖合。”当时自香只是死记硬背,对其中的含义并不理解。自香想到此,不惊动东间屋的老人,轻轻打开窗户,跃到室外,奔出村庄。
        自香见不远处有一杂草树木丛生的土岗,便疾飘几步跃上土岗。抽出云天剑就是一招甩字诀,照一支树枝甩了过去又顺势一划,那树枝悄无声息的掉了下来。自香又一招崩字诀,云天剑被挡如弯月,弹出直冲树干顺手一割,树干上瞬间出现一道三寸深的深沟。自香按师傅教的三十二式云天剑法中的第一式,一招青蛇吐信使出,臂力腕力直达剑尖,软剑抖动瞬间照住了左、中、右三路,顺手一划树干上又是一道深沟。自香抖、甩、缠、削,崩、抽、划、割。一一练来,越练越有信心。软剑和硬剑不同,软剑因弹力可瞬间出现二次打击,软剑更因可弯曲可打击硬剑不可打击的方位,而软剑的柔,可方便借力使力,这也是硬剑不方便做到的,而且软剑的剑法更易和短刀、短剑相配合。软剑有如此多的优点但它需要使用者有较深的内功,由其对腕力有着很高的要求。如若不然,软剑的威力不仅发挥不出来,反而会受其害。
         自香只顾练剑,早已忘记了时间,见天边启明星已高悬,一抹朝霞喷薄欲出,已露出隐隐曙光,自香急急回到房间,稍事休息,便起身梳洗,收拾妥贴,辞别大娘、大爷直奔济南。上演了一场“自香施计  独闯济南”的大戏。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