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渤

记录文字中的脚步,也许在跋涉探索中,能留下些什么。

 
 
 

日志

 
 

[原创]《燕赵英雄传》第十一回  

2013-12-27 23:50:5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燕赵英雄传》第十回 - 江渤 - 江渤
          
                              第十一回 克险脱困 直奔津城                     
 
     晨阳跃出地平线,冉冉升起,渐渐映亮天际,染血的红日努力透过阴霾给蒙灰的泉城带来光辉。姜涛和自香熬走了寒夜,在晨辉里收拾好行装急奔永绶门。鬼子的戒严和搜捕,使美丽的泉城变的阴森恐怖,犹如人间炼狱。鬼子巡逻队刺耳的军靴踏地声,警笛的鸣叫声,弄的泉城鸡飞狗叫,给泉城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姜涛和自香在城中谨慎前行。

     姜涛和自香接近永绶门,远远看见永绶门戒备森严。和他们进城时相比,鬼子明显加强了盘查人力,无论是鬼子兵还是中国人警察,人数几乎比他们进城时翻了一倍。鬼子负责城外巡逻的骑兵队也在城门内附近,马匹在街边的树上拴着。鬼子占领济南以后,规定在济南周围二十公里以内,不允许有中国军队,而负责监视任务的就是这些鬼子骑兵巡逻队。这些无疑增加了姜涛和自香出城的难度。 

    姜涛向自香指了指离城门不远的一家包子铺,那包子铺和冷清的街道相比,还算还有些人气。那包子铺店招明亮亮地写着,“天津狗不理包子济南分店”。(注1)姜涛,道:“我进城时,在那里吃过包子,店老板是我的老乡,为人很豪爽。我跟他攀谈了几句,问他,包子铺离城门这么近,在东洋鬼子的眼皮底下,能安心做生意吗?他回答,本想迁走,但因东洋鬼子爱吃,威胁他不让走。”

   “哦,还有这事。”自香也望着那包子铺,若有所思,但一时也理不出什么头绪。  

    姜涛望着城门,想着各种出城方案。这时见包子铺的伙计提着两大提篮包子,向城门旁不远处驻鬼子的小平房走去。守城门的鬼子看见热气腾腾的提篮,也跑了过去。姜涛立即和自香耳语了几句,双双纵上房顶,借着路旁茂盛大愉树掩护,迅速接近那马匹。俩人利用树枝的荡力,借力使力一招跃步腾云,分别跨上马,挥起云天剑斩断拴马绳迅即向城门冲去。城门口七、八个手持木棒的中国人警察,见两人手挥利剑冲来,那里敢拦,纷纷向两旁躲避,姜涛和自香就像一阵风,冲出城去。

    反应过来的鬼子兵巡逻小队长,挥起军刀,一声:“追击击”。 十来个鬼子跨上马,疯狂地冲出城门,追上去。

    姜涛和自香虽都会骑马,但必竟不是常骑,而且这些东洋鬼子的军马到了他们手里,也有些不配合,这无疑影响了奔跑速度。东洋鬼子骑兵巡逻队平时训练有素,而且这两天城内有情况,鬼子严令,谁要是放走了人军法从事,故鬼子发了疯似的拼命追赶。奔腾的马蹄声瞬间震碎了隔离区的宁静,枪声带来的恐怖,立刻笼罩在济南城外。清晨的土道上,扬起了一道遮天的飞烟,气氛骤然紧张到了沸点,鬼子和姜涛、自香之间的距离在逐渐缩短。子弹在姜涛和自香的头顶、身旁嗖嗖飞过,子弹带着呼啸,邪恶纷飞,使姜涛和自香陷入险境。突然,一颗子弹击中了自香的坐骑,那马前蹄不支,向前便倒。自香身子向前飞出,姜涛一勒缰绳,低探身伸出左手,接住自香伸出的右手,自香借力飞身纵上姜涛的坐骑。

     两人骑一匹马速度更慢了,鬼子见状更加疯狂,更加拼命追赶,鬼子离姜涛和自香的距离越来越近,鬼子嚣张挥舞着军刀,空气里充斥着鬼子的嚎叫。这时鬼子忽然停止了射击,大概他们认为姜涛和自香已是曩中之物,准备抓活的。就在这危急之时,路旁的树后,土坎后响起了清脆的枪声。枪声并不激烈但显然很准,这枪声在姜涛和自香听起来,无异于天籁之音。随着枪响鬼子骑兵一个一个落马,开始鬼子顶着枪声还往上冲了冲,后来剩下的几个鬼子只好掉转马头跑了,大概是回去报丧去了。

     姜涛和自香跃下马来。这时从树后和土坎后陆续出现了十几个人,他们大多去打扫战场,去取战利品。有二个人朝姜涛和自香跑了过来。年长得一位约有三十几岁,黑红的脸庞,浓眉大眼,精神饱满,非常健壮,腰里别这两支短枪,手里提着一支长枪。跑到姜涛跟前,没等站稳便问道:“二位可是砸东洋武馆,救出被掳青岛妇女的英雄。”

    姜涛见来人问,拱手答道:“英雄不敢当,砸东洋武馆,救同胞,确是我二人所为。”

    “啊,英雄,确是英雄,不必客谦。在敌重兵之中,取敌之首级,救出同胞,这还不能称英雄,还有谁敢称英雄。”那来人一脸的钦佩之色,连声不住的赞。

    “感谢您和众弟兄出手相救,敢问恩人高姓大名。”姜涛谦恭地问道。

    “您太客气了,我们都是杀鬼子的自己人,不言谢。我姓柳名河,大伙喜欢称我为运河柳。 我们原是北伐军41军11师二团九连郭连长的兵,在鬼子进济南时郭连长领着我们奋勇抵抗,后被鬼子打散。我们众弟兄因不满蒋介石的不低抗政策,决定不再回蒋介石的部队了,我们要留下来组织自己的队伍打鬼子。”柳河心里极想将姜涛和自香留下来,加入自己的队伍,见姜涛问,便详细地介绍。

    “我向来敬重打鬼子的英雄,现在鬼子在我们的土地上杀人如麻,为所欲为,不见有人为百姓作主,你们以杀鬼子为已任,请受我一拜。”姜涛说罢一揖到地拜了下去,自香也随着师兄一拜。甲午战争以后,中国割地赔款,日本人在中国的势力越来越大,越来越疯狂,津市海河内曾在二个月内浮尸400余具,震惊津市百姓。可控制津市的军阀政府,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视百姓生命如草芥,老百姓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在那黑暗的年代,像姜涛这样对东洋鬼子怀有深仇大恨的人和鬼子也只能单打独斗,人单势孤,处境险恶。今日见了志同道合打鬼子的人,姜涛怎能不从心里感激。

     柳河见状赶忙扶住,道:“二位英雄不要如此。这次你们二人在济南惩罚了鬼子,不仅救出了同胞,而且让斋藤一郎草木皆兵,大大打击了鬼子的嚣张气焰,大快人心,你们的壮举感天动地,应谢你们。”柳河说到此顿一顿问到:“还不知二位,高姓大名。

    “我免贵姓姜,姜子牙的姜,单名一个涛字。我师妹姓王,名自香。”姜涛答道。

    “姜大侠,现在鬼子日众,我们也要组织起来,形成合力,团结起来才有力量呀。姜大侠我们汇合一起杀鬼子,如何。”柳河怀着殷殷期盼,争求姜涛的意见。

    姜涛当然懂得合起来力量大的道理,但他感觉自己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做,一时犹豫,不知如何回答好。一直在旁未语的自香这时朗朗言道:“感谢柳大侠邀请,只是我们师兄妹还有诸多事情未了,一时还不能和柳大侠合在一起,好在我们目标一致,也能彼此声援,柳大侠有用我们之时,就是赴汤蹈火,我师兄妹也会如约赶到。”

    柳河见自香虽是年纪轻轻一女子,说起话来却干脆利落颇有见地,心下顿生佩服。但柳河还是心有不甘转眼望姜涛,还想证询姜涛意见。姜涛明其心意便诚恳言道:“我师妹所讲,正是我意,今后我们虽暂不能天天在一起,但我们还都同处燕赵之地,我们仍是在遥相呼应杀鬼子,我们相助的时候定会很多,等水到渠成之时岂不更好。”

    柳河知道姜涛和自香去意已决便不在强留,但心中实在是依依不舍,逐言道:“刚才见自香女侠所乘之马,已被鬼子打死,请女侠从战利品中再挑选一匹骑乘使用,不知女侠意下如何?”

   “正和我意,多谢柳大侠成全。”柳河的话,说到自香的心里去了,就是柳河不说送,自香也会要。柳河也是经多见广的聪明人,顺水做了一个人情。

    自香挑好马,甚是高兴,上马就要就要向柳河等人辞行。柳河拉着姜涛的手叮嘱道:“如有事可到德州西北三十里,德水湖柳村找我,柳村北口有一家名为十里香的酒店,那是我的联络点。”

    姜涛记在心里,两人依依惜别。姜涛上马一步三回头的直到看不见柳河等人,才和自香一起纵马驰骋。

    此时的姜涛和自香心情豁然开朗,此时的纵马已不是狂奔,是胜利后的纵情,是重回自由之地的奔放,是释去重压之后的放怀开朗。此时自香脸上有了久违的笑容,自香看天,天是蓝蓝的,自香看地,地是金黄的,放眼望去,是远接天边的金色麦浪。自香望着师兄伟岸的身材,感到了一种无坚不摧的力量。自香望着师兄英俊的脸庞,心中升腾起一股从没有过的春情,在胸中荡漾。

    自香勒紧了缰绳和师兄并辔而行。自香笑了,自香的笑在姜涛看来像是一种莫名其妙的笑,但那笑很美,是少女发自心底的笑,笑得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充满了春的张扬。那是和师兄一起赢得胜利的笑。姜涛看着自香的笑也跟着笑了,笑得是那样的朴实,那样的憨厚,那是饱含勇敢与力量的笑,那是充满胆识与智慧的笑。

    “师兄你见过我飞燕师姐吗?”自香笑盈盈地问道。

    “见过呀,去年我还在她们威远镖局住过呢。”姜涛答道。

    “哦,那你们很熟喽。”自香又问道。

    “是呀,我们是很熟。”姜涛又答道。

      自香听见回答,似乎平静下来,沉默了一会又问道:“师兄呀,你们俩也一起闯过江湖吗?”

    “那到没有过。”姜涛答

    “你们很熟,怎么会没有一起闯过江湖呢?”自香似乎不信,又问道。

    “熟也不一定,就一起闯过江湖呀,在一起闯江湖,不是看熟不熟,主要是看机会和缘分。”姜涛耐心解释。

    “哦,师兄,那什么叫缘分呀。”不知自香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反正是天真无邪地问道。

    “缘分嘛,我也不太会解释,我只听说过一句俗语,叫做,有缘千里来相会。”姜涛见自香问,认真地答。

    “那,我从千里外的恒山,来到济南见到了你,这叫不叫,有缘千里来相会呀。”自香听到姜涛刚才的解释,似乎来了劲头。

    “这,应该是叫吧。”姜涛半是肯定半是含糊的答。

    “你干嘛,含含糊糊,就说一个字,叫还是不叫。”自香绷着脸,可语音里分明透着女孩的娇音,可笑容又不知跑到那里去了。

     姜涛见自香的脸儿像是七月的天,一会儿晴一会儿阴,不知为何阴,也不知为何晴,不知如何是好,忙答道:“叫,当然叫了。”

     自香听见姜涛如此说,脸上似乎阴转晴。眼睛轱辘一转喊道:“姜涛。”

     姜涛一脸茫然地看着自香,自香见姜涛没有应声,又大喊一声:“姜涛。”

    “ 哎。”姜涛大声应了一声。

    “这就对了。师兄呀,你喊我什么呀?”自香又说道。

    “我喊你自香呀。”姜涛不知自香到底是为那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师兄就是聪明,一回答就对。师兄呀,今后无论是人前还是背后,我都喊你姜涛,你都喊我自香,行不行呀,师兄。”自香望着师兄的眼睛,弱弱地说。

    姜涛不解自香的用意,为什么要这样称呼,逐言道:“在人前,师妹直呼师兄的名讳,似乎有些不雅呀。”

   “什么雅不雅的,我喜欢这么叫。我自幼跟父亲习武,父亲只教过我拱手礼,母亲虽让我念过四书五经,也只是为了让我识字,从没让我按照去做,师傅教我除恶务尽普渡众生,也从来没教过我什么雅不雅的。”自香说着眼里似乎要流下泪来。

    姜涛见状顿时心疼师妹,道:“好,好,就依师妹,什么雅不雅的,师妹怎么高兴就怎么称呼我,我全依师妹。”

    自香见师兄如此说,破泣为笑,大喊“姜涛。”

    姜涛大声应着:“哎”那声音在空旷的原野上回荡,那声音一定能传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因为那里含着青年男女之间幸福的承诺。

    自香喊罢看着路旁树上嘻闹追逐的鸟儿说到:“师兄拉勾儿。”(注2)说着伸出右手的小姆指弯成一个勾儿。

    姜涛见状伸出左手小姆指和自香的右手小姆指勾在了一起。自香念念有词地娇甜甜说道:“拉勾儿,结心儿,不变儿。”

   “姜涛。”自香大喊了一声。

   “ 哎。”姜涛忙洪亮地大声答应。

   “你怎么不说呀,就我自己说。”自香徉装嗔怒。

   “好,好,我说。拉勾儿,结心儿,不变儿。”一样的词儿,从姜涛的口中说出,却有了不一样的风景,那憨厚的声调,笑得天上的太阳都裂开了嘴,树上的鸟儿都叽叽喳喳地笑个不停,满田野的麦穗都笑弯了腰。

    自香笑了,那笑里有一个少女无尽的春情蜜意。自香英姿飒爽一催坐骑,那骏马四蹄腾空,向天津日租界奔去。姜涛随后紧紧跟上。他们齐心协力,笑迎血雨腥风,又将上演一场大剧。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注1)狗不理包子是津市食品三绝之首。“狗不理”创始于1858年。清咸丰年间,在天津南运河边上的刘家蒸吃铺有个小伙计,名叫狗子心灵手巧又勤学好问,加上师傅们的精心指点,三年满师后,狗子已经精通了做包子的各种手艺,于是自己开办了一家专营包子的小吃铺。他用猪肉的比例加适量的水,佐排骨汤或肚汤,加上小磨香油、特制酱油、姜末、葱末、调味剂等,精心调拌成包子馅料。包子皮用半发面,在搓条、放剂之后,擀成 直径为8.5厘米左右、薄厚均匀的圆形皮。包入馅料,用手指精心捏折,每个包子有固定的18个褶,褶花疏密一致,如白菊花形,最后上炉用硬气蒸制而成的包子口感柔软,鲜香不腻,形似菊花,引得十里百里的人都来吃包子。由于来吃他包子的人越来越多,狗子忙得顾不上跟顾客说话,这样一来,吃包子的人都戏称他“狗子卖包子,不理人”。久而久之,人们喊顺了嘴,都叫他“狗不理”,把他所经的包子称作“狗不理包子”,据说,袁世凯任直隶总督在天津编练新军时,曾把“狗不理”包子作为贡品进京献给慈禧太后。慈禧太后尝后大悦,曰:“山中走兽云中雁,陆地牛羊海底鲜,不及狗不理香矣,食之长寿也。”从此,狗不理包子名声大振,逐渐在许多地方开设了分号。

(注2)华北地区少男少女,儿时玩的一种游戏。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