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渤

记录文字中的脚步,也许在跋涉探索中,能留下些什么。

 
 
 

日志

 
 

[荒原苍狼][江渤小说]海石花  

2013-08-30 23:50:5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石花
    我到深圳出差,遇到一位多年未见的老朋友,相见相谈甚欢,这位朋友给我讲了一段他亲身经历的故事,他娓娓道来时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我真后悔,真后悔。”说这句话时他脸上痛苦的表情不可言状,使我感慨颇多。下面文字就是我这位老朋友的口述,我认真记录下来稍加整理,呈现给大家。
                                       
                                      一
   
    省五七干校就建在离我们村不远的地方,村里安排我赶马车承担五七干校一些运输方面的活,同时也做一些农活上的技术指导。那时我年轻,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就经常帮助干校的人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事。而干校的人也都对我挺好,久了,我和干校的人也都熟起来。
    石花父女俩的宿舍就在干校宿舍的第一排,而宿舍区的自来水笼头就安装在她家旁。我每次到干校经常将马车停在离石花家不远的一快空地上。因人、畜都要饮水,我也就经常要打水,打水时我经常看见石花在画画。久了,我知道石花的老父亲是一位知名的老画家,老伴死的早,父女俩相依为命,石老爷子中年得女,将女儿视为掌上明珠,每天除了“劳动,接受再教育。”就将全部精力放在了教女儿画画上。
    石老爷子身体不太好,一次病了是用我的马车拉着去的县医院,深秋的季节,天已有些凉,石花抱着父亲的头眼泪汪汪地坐在颠簸的马车上,当时我虽是一个大小伙子但心里也是酸酸的。到医院当然是我背着石老爷子去门诊、去输液、去厕所。当石花一句“谢谢大宝哥。”让我不仅没感觉累而且比喝了一杯蜜还甜。我家里有二棵枣树,但结的枣我可吃不上,我母亲除留一些有用时吃,再就是央求我有本事的二叔拿出去换一些钱来。那天回到家里我跟我母亲讲,想要拿一些枣送人,我母亲是坚决不同意。当我母亲知道是送给石老爷子而且石老爷子还有一个女儿时,母亲用眼睛直望着我的眼睛,看的我脸红了起来。母亲破天荒地不仅同意给了枣还让我再带上几个鸡蛋。
    从那以后,不知为什么,干校里有了我的牵挂。只要有空,就是没空我也要挤点空去石花家看一看,一是看看石花要不要我帮助她给他父亲买药,二是假装看石花画画而实际上我是为了看石花。有一次我刚到石花家,就见来了一位客,一看就是一位公子哥。他看看石花家的凳子自己掸掸才坐下,说是代表他父亲来探望,又说了几句套话,就向石花的老父亲索要画。我记得当时石花的父亲一阵咳漱,没有讲话。石花言道:“我父亲病这麽久了,那里还有体力画画。”但那公子哥象无赖一样,满有点不给画就不走的架势。空气凝固了一会,只听那公子哥说:“没有老爷子画的,石花画的属上石老爷子的名,盖上石老爷子的章也行。”石花的父亲听见那公子哥如此说明显是生气了,张了张嘴“大宝,送客。”那声音从年长病人口中发出,当然声调不高,但听的出里面却饱含老人的悲愤。石花的父亲从来没让我干过事情,这是唯一的一次,让我做了一件我实际上即没有动手也没有动口的事。但石花父亲对我的这一声呼喊却让我感到亲切,竟然让我终生难忘。
    “你们这样待我,看你们还想不想回省城。”那公子哥撩下一句话,愤愤地走了。石花的父亲是一个正直的人,但他不会阿谀奉承,更不会向权贵低头.得罪了一些人。而石花天生丽质,自幼跟父亲学画,得父亲真传加上自己的努力,画,画的越来越好,人也越长越飘亮。随着对石花家境况的了解,我心里平添了许多隐忧。
    记得那年石花19岁的生日刚过,那位公子哥就安排人捎话来,说可以安排石花到他的公司工作,作一个专职画工,话里话外暗示如果同意了,她们家也就可以回省城了。而在那个年代文化市场没放开,只有很少的画能正常交易,大都是在地下秘密进行的,是属于非法交易。石老爷子知道那小子又在打石花的坏主意,想让石花成为他赚钱的工具,石老爷子怎么会把自己的女儿送进虎口,当然是一口拒绝了。同时石老爷子也深深为自己女儿的前途担心。
    那年的冬天特别寒冷,石老爷子已经卧病在床,他躺在床上眼睛直楞楞地睁着,人越来越痩,老爷子终究没能熬过那个冬天。老爷子走了,老爷子是含着放不下的心走的。留下了石花自己,石花的悲痛可想而之。可世俗并没有放过石花,石花和我搞对象的传闻传开了,里面还加杂了许多莫名其妙的绯闻。我喜欢石花,也可以说我爱石花,但那我也是藏在心里从来也没有表露过,我是名义上的初中生,是一个庄稼汉子兼车把式,我有一种自卑感,我知道自己配不上天生丽质的石花。石花尊敬我,没有因我是庄稼汉、车把式而看不起我,对我很客气,也正是这客气使我感觉石花跟我保持着距离。我和石花之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谈恋爱。但也确实那几年我和石花走的最近,互相都给于了温暖,石花还给我画了一张画,画的是我站在我的马旁,当然这幅画干校里有许多人知道。
    有一天领导关心来了,当然也可以说是谈话来了,说了一些客套话后便问起石花谈恋爱的事,并讲如果石花结婚离开干校,干校可以补助点钱。石花心里明白干校迟早要撤销的,这几年已经陆陆续续走了很多人。(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