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渤

记录文字中的脚步,也许在跋涉探索中,能留下些什么。

 
 
 

日志

 
 

【荒原苍狼】【江渤小说】海石花(4)  

2013-09-09 23:50:5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石花  

                                                 四  

      这位名画交易人根据海外华人的思乡需求,要在国内采购一些相关题材的高质量画作,他看中了石花创作的这幅画,很想和石花探讨一下后续画作的有关问题。石花的经理本意不愿意让石花参入到交易这个环节,但对石花能不能画,画什么内容,多长时间能交付,又心里无底,关键是买家坚持要见到画作者才能成交。这也是石花和石花创作的画第一次参加高级别交易,通过这次交易石花对自己的画得到行家的认可很是高兴,实际上也没引起石花更多的想法。但是经理有些沉不住气了,他已明白了年轻飘亮的石花将是画店的一棵摇钱树。他加紧了对石花的攻势。他几次想请石花到外面吃饭都被石花拒绝了,有一天下班这位经理磨叽着没有走,趁着没人愚蠢地想送石花一枚昂贵的钻戒,当然又被石花拒绝了。这位经理的举动引起了石花的不安,石花虽然不说,周师傅从旁也看出了一些端倪。每天下班后一般石花没走,周师傅一般也是不走的,有时干自己的活有时也看石花画画。

    有一天已快下班了经理安排周师傅去送画,周师傅也是不放心石花,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了。经理见周师傅拿着画又回来了便问周师傅,周师傅回答:“今天腿疼明早再送。”经理180个不高兴,竟然说出了:“如不服从工作安排就开除周师傅的话。”周师傅听到了气的一时都说不出话来。经理和周师傅的对话,石花当然是一个字不漏的都听到了,石花也明白周师傅是因为自己成了经理的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石花连犹豫也没犹豫斩钉截铁地插话:“要开除周师傅那就连我也一起开除了吧。”经理听了石花落地有声的话,气乎乎地走了。经理走后石花和周师傅进行了关于以后工作问题的推心置腹的交流。这也是她和他第一次敞开心扉谈话。石花和周师傅都感觉不能再在这里干了,石花感觉在这里没有了安全感,很压抑,应当尽快离开。两人达成了一致意见,第二天就向经理提出了辞呈。这位愚蠢的经理,机关算尽反而算计了自己,同时失去了两根台柱子。

    石花和周师傅辞职以后,周师傅曾有两人结合起来过日子的想法,他也试探过石花,他发现石花没有此意,也就始终没有再提。石花租了一间房子即是工作室也是住处。石花画画周师傅装裱,然后送到一些画店去寄售。由于她二人几年来在画店这行也混出了一点小名声,也有人找到她们求画、求裱、寄售等。她们二人单干的起步尽管艰辛劳累但也还顺利。石花忙不过来就招了两名学生一边也教她们画技一边也让她们画画。石花的画作工作室凭着石花出色的画技在周师傅的帮助下逐步站稳了脚跟,而且收入颇丰。喜上加喜的是石花的画作《父亲》在某画展上获得一等奖。这幅画一出名,通过这幅画石花父亲的一些老朋友就知道了石花的下落。他们在同情石花的同时也为石花继承父业并且小有成就而感到高兴,纷纷伸出了援手,有邀请石花到院校深造的,有赠画的,有在资金上给于支持的。石花借助这些资源,仅单干了三年就买下了现在开画店的这套民居。

    通过和周师傅的聊,我对石花有了进一步的了解和理解,也更增加了对我自己的悔恨。我和石花夫妻一场,我只知道石花外表飘亮,对石花的内心世界我又了解多少,我真是愧为人夫啊。

    我的这位朋友说到这里眼里含着悔恨的泪花,有些哽咽。“那后来呢,石花和你恢复夫妻生活了吗?”我又继续问道。

    没有,石花和儿子住在一起,石花安排我在她的工作室放了一张床,我就睡在她的工作室。石花安排我跟周师傅学装裱。我学的很努力,我就一个想法,那就是好好干好好学,把丢失的东西补回来。我究竟丢失了什么,缺少了什么,我也并没有想清楚,反正我就一个想法就是要赢回石花的心。对于我的这个想法周师傅当然看得明白,周师傅也真是个好人,在技术上豪无保留地教我,很耐心,开始我什么也不会周师傅就手把手地教,等周师傅教会了我,有一天周师傅向石花提出了辞职。石花没有同意。石花心理明白这不是周师傅的本意,周师傅是舍不得离开他这老本行的,再说现在周师傅年龄以偏大,工作也不那么好找了,周师傅又有恩于石花,石花怎么会过河拆桥呢?

    过了些时日,石花跟我认真谈话,提出跟我办理正式离婚手续。当时我非常痛苦而石花是既坚定又耐心。石花讲:“夫妻分居二年就可判离婚,何况我们已分居八年多了。如果协议离婚了,我们还可以做朋友,一切还可以从头做起。”我痛苦思索了几天,我认识到竟管我不愿意,但我也没有别的选择,我只有离婚这一条路可走。我只好跟石花办了离婚手续。

    又过了几天石花约我和周师傅一起开会,说是开会实际上就是石花安排工作。石花讲她要离开深圳到上海去上学并且要在上海再开一家画店,深圳这家店就交给我和周师傅打理,收入两人一人一半。石花并对我说:儿子她带走哺养,等儿子18岁时再说18岁后的事。我感觉儿子跟着石花比跟着我要好,我也就没反对。

    石花带着儿子走了。在石花走后最初的日子里,每晚我都躺在床上转碾反侧睡不着觉。慢慢的我冷静下来了,想通了。石花不是不念夫妻之情,而是心细如发地按排我学技术,学画店的经营管理使我有了安身立命之所,石花是安排好了一切才走的。石花临走殷殷地说:她不是一个好妻子,没有尽到一个好妻子的责任,石花光是检讨自己没有说我一个不字。实际上该检讨的应当是我呀。

   “ 那你以后又是怎么打算呢?”我望着朋友沉重的面色又问道。 

   有些事,人一想通了就有方向了,时尚说法就是有“梦”了吧,我想好了,我不仅要精通装裱技术,还要学习画的评轮和解说,还要学习画的流派与交易技巧等,画画我肯定是不行了但和画画有关的东西我还是要多学习一些,我相信我和石花之间有儿子这个桥梁和纽带,我一定会赢来真正的爱。


    故事讲到这里就结束了,这几位普通人再普通不过的故事里,没有波澜壮阔的壮举,没有惊天动地的业绩,但它是不是也能给我们一些启迪一些做人的道理呢?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