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渤

记录文字中的脚步,也许在跋涉探索中,能留下些什么。

 
 
 

日志

 
 

【原创】《燕赵英雄传》第十七回  

2014-03-01 23:50:5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燕赵英雄传》第十六回 - 江渤 - 江渤

 

                       第十七回 排险克难 勇设擂台

   

     日本人制造的济南惨案打乱了蒋介石部队顺津浦铁路北上占领津京的部署。蒋介石不敢碰日本人,决定避开济南绕道北上。这样驻扎在秀水的奉系部队就直接处在蒋系部队的攻击之下,秀水保安司令部里透着一派紧张气氛,他们自己也不清楚上级会何时下令撤出,逐加强了对津浦路的盘查,加大了搜刮民财的力度。

    展老拳师和飞燕远远就看见了秀水火车站的紧张气氛,铁路两侧制高点有重兵防守,车站警戒人员众多,对来往人员盘查严格,扣留的货物也不少,商家想取走货物得用钱赎,和往日情景大不一样。展老拳师见秀水王记金丝小枣的王老板指挥着人将金丝小枣往回拉,便跨下坐骑,紧走两步问道:“王掌柜,几日不见,生意可好。”

   “ 啊,展老拳师,久仰,久仰。眼下生意不好作呦,兵荒马乱的发货都不好发了。”王掌柜满腹报怨幽幽地说。

    “怎么铁路断了。”展老拳师又关切地问道。

    “那到没有,运费里又加什么特别费,竭泽而鱼呀,不发了。”王掌柜环顾左右又补了一句,“好像又要换大王旗了。”

    “哦,王掌柜,再会,再会。”展老拳师客气地道别。

    “再会,再会。”王掌柜应酬着走了。

    “爹,咱可以先到泰兴德茶庄坐一坐。”飞燕也看到了端倪,飞燕的提议正合展老拳师的心意。

    秀水泰兴德茶庄就在秀水火车站的对面,展老拳师和飞燕走进茶庄。店掌柜见展老拳师父女大驾光临,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忙迎上来言道:“老拳师,飞燕女侠亲临,小店蓬荜生辉,快里面请,请上座。”

    “哦,如果我没记错是赵掌柜吧。”展老拳师问道

    “正是,正是。”

    “我也是路过,顺便看看是否有好茶。”

    “有,新到的龙井,我给您老包上一包。”

    “好,先泡上一碗,品品成色。”

    “好嘞。”

    茶泡好了,展老拳师抿着茶,眼睛却看着窗外,若有所思。赵掌柜在一旁问道:“老拳师,咋样,兹味成色如何。”

    “赵掌柜,你看这胡团长他们忙里忙外的,是不是要换防呀。”

    展老拳师的一句问话,赵掌柜就明白了,老拳师和飞燕不是奔着茶叶来的。“老拳师说的是,胡团长的兵话里话外是在做走的准备。”

    “何以见得。”

    “他们常到我店里来买茶,听见他们说的,他们还打听咱秀水有什么特产可以带走。”

    “赵掌柜,这龙井我买了,给我包一包。”

    飞燕结了帐,走出店外。展老拳师言道:“飞燕,咱回去,保安司令部咱不去了。”

    “爹,我明白,胡团长他们已没心思管打擂的事了,去,也是让他们敲诈,还不如等着让他们找咱们。”

    “飞燕,这事有利有弊,现在已进入枪的时代,武功再高也得防备枪呀。明知这帮人不是老百姓的同路人,可遇事还得找他们,不就是因为他们手里有枪嘛,日本人还不敢明火执仗的用枪,也同样是顾虑他们手里的枪呀。现在他们人心慌慌只想自己如何发国难财,打鬼子护百姓的事他们是不管了,咱自己想办法吧。”

     展老拳师和飞燕正要加鞭,忽见文参谋长和卫兵骑马奔驰而来,正碰对面,双方勒住缰绳拱手寒暄。寒暄过后刚错马,文参谋长又将展老拳师喊住:“展老拳师,胡团长一直想到威远镖局登门拜访,因军务繁忙始终未能登门,现就近到司令部一叙如何?”

     展老拳师心中明白,现在大敌当前,不能再节外生枝,文参谋长之请不能不去,展老拳师走镖几十年深谙尽量不与官府为敌的镖训。

     胡团长正在司令部作训室里跟他的部下喝五吆六,文参谋长走了进来,告之展老拳师来了,俩人耳语几句,立即来到会客厅。寒暄过后,胡团长用手摸了摸他那光头,眨眨那滚圆的眼睛,那眼睛如同他的头一样发出亮光,那亮光照射在展老拳师和飞燕的身上,似乎想照出从展老拳师和飞燕身长能榨出多少油水。胡团长想好了措词言道:“展老英雄,我一直想登门拜访,商讨你们和日本人之间的恩怨问题,这是上峰的命令不可违啊。”

    “什么,我们和日本人之间的恩怨问题,请教胡团长算是那一方。”飞燕听胡团长说话就有气,心里升腾起一股无名火,厉声问道。

    “啊,我做为地方治安管理长官,对辖区的案件由其是命案理所当然的要管,中国人归我直接管,我可以直接抓起来法办,外国人嘛管起来嘛烦一点还要通过有关衙门,不是我能做主的,这一点还请女侠体谅。”这位胡团长话中含话,在乱世里他对搜刮民财那是轻车熟路。

     飞燕一听肺要气炸,心理暗骂,这不分青红皂白不分敌友不管百姓死活的混蛋。正要发作被展老拳师拦住。展老拳师作为威远镖局的总镖头当然懂得作为一个镖师首先要懂谦和、隐忍、礼让,但展老拳师心理更明白,此时跟他们讲道理是没有用的,讲谦和、隐忍、礼让更是没用的,此时此刻只有讲实力与利益。展老拳师言道:“胡团长的难处我能理解,我也难呀。胡团长来到此地已久,也知道这里民风彪悍,刀架在脖子上不怕死者众。东洋鬼子又欺人太甚,无故在胡团长的辖区杀人,至今没有说法。自从阿部俊雄一伙鬼子来了以后,杀我徒弟,霸占高升客栈,强抢民女,收集情报,为显武力扰乱治安,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灭我民众骨气,为鬼子全面占领打前站,现在秀水五里长街人人自危。”说到这里展老拳师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中华还有男人在,岂容小鬼子为所欲为,有欺凌就有反抗,我十万秀水乡亲还能怕他小鬼子不成。”

      展老拳师说的义正词严,语音不高但凛凛有威。胡团长也不过是想榨民财,也不愿激出民变。正在想说词只听文参谋长说道:“展老英雄所说不无道理,但明人不说暗话,我们同在江湖,想一想我们都明白,我军装备给养所需甚巨,一行一动都需有资金的支撑,而这资金无人能提供,只能在那吃那,我想展老拳师能理解。”文参谋长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展老拳师是一个老江湖,论斗智斗勇均不会输给胡团长。胡团长的优势就是手里有枪,但在眼下也不能乱用,不如说明了来交换利益。

     展老拳师见文参谋长一面有所缓和,一面一杆见底,便言道:“文参谋长所说我深感同情,我代表威远镖局对胡团长、文参谋长为维护秀水治安作出的努力表示钦佩。我回去号召捐款,至少筹集十根金条。为了使筹款得以顺利进行,我镖局要设擂台比武,请胡团长派人维持治安。”

    “现在兵慌马乱,设什么擂台,还不够乱嘛,不行。不交钱,杀人者,我抓,不管杀的是谁。”胡团长未听展老拳师说完即狠狠地说。

    “好呀,胡团长是不是先把我抓起来,你今天不把我抓起来,别看你手下有几百人,无论你在那里我也会要了你得命。”飞燕一语道出,字字铿锵,胡团长的几个卫兵刷的拔出了枪,室内空气骤然紧张。

     胡团长的脸一下子刷的白了起来,对飞燕的话他深信不疑。威远镖局屹立几十年,从南到北是一家组织严密的大镖局,明枪好躲暗箭难防,何况飞燕的师傅是世外高人,她的同门师兄弟个个飞檐走壁防不胜防。现飞燕近在咫尺如在这屋里发生打斗,自己绝不会活着出去。文参谋长见胡团长一时无语便知他心窃,这些军棍就是吃软怕硬的主。文参谋长也明白现蒋系部队就要大军压境了,后院再起火也是兵家大忌,想到此忙打圆场:“都退下。”那几个卫兵收了枪。文参谋长言道:“飞燕女侠言重了,胡团长为了全团弟兄的给养问题一时语急,我非常理解胡团长的良苦用心。给养少了不行呀。”

     展老拳师见文参谋长如此说,立刻说道:“飞燕,你年纪轻轻怎会理解胡团长的难处,这年头带兵不易。胡团长,文参谋长,后天你派人去贴公平比武,禁用枪械,生死自负的布告。取回金条10根,比武结束我再送金条10根,今天我还要送胡团长厚礼一份。飞燕,快向胡团长道歉。”

    飞燕180个不愿道歉,但为了给惨死的师兄弟报仇,也只好先忍了这口气。飞燕调整了一下情绪缓缓言道:“胡团长在上,请受小女子一拜,敬请原谅我的话语鲁莽。”说着飞燕恭敬一拜。

    胡团长听见将有二十余金条进帐,暗思这年月这地方金条还真不易得,而且又不费自己什么事。再说展老拳师、飞燕都是江湖上成名人物,冤家宜解不宜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和蒋介石部队的仗一打起来自己的后果还真说不定,后退一步天地宽。胡团长想到此大大方方言道:“飞燕女侠客气了,我胡某也闯荡江湖多年,怎么会计较一句话的得失,飞燕女侠不必多虑,请坐。”

     展老拳师见好就收言道:“飞燕,你先走一步,我还有几句话要和胡团长说,”展老拳师疼爱女儿怕情况有变女儿吃亏,故让飞燕先走一步,自己守在胡团长身边来确保飞燕的安全。飞燕跟父亲久闯江湖当然懂得这是父亲保女儿安全的分兵之计。飞燕不愿先走,但无奈,也只有这样父亲才更安全。飞燕只得起身告辞离去。

     飞燕离开司令部,展老拳师从怀里取出五根金条言道:“胡团长,刚才小女语言多有冒犯,我这厢赔礼了,还请胡团长笑纳。”展老拳师在面上是赔礼,实际上也是为了将设擂台的事进一步做实。

     胡团长见到金条实物了立刻喜笑言开,将金条放在牙上咬了咬言道:“展老拳师太客气了,我胡某一向一言九鼎,文参谋长一定要为威远镖局的擂台保驾护航。”

    “是,团长放心。”文参谋长立刻答道。

    “胡团长,文参谋长,在下告辞。”展老拳师起身告辞。

    “文参谋长代我送展老英雄。”胡团长笑脸相送。

    展老拳师在文参谋长的陪同下,大步向外走去。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