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渤

记录文字中的脚步,也许在跋涉探索中,能留下些什么。

 
 
 

日志

 
 

【原创】《燕赵英雄传》第十八回  

2014-03-06 23:50:58|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燕赵英雄传》第十七回 群雄聚首 备战打擂 - 江渤 - 江渤

 

                                                                                  第十八回 群雄聚首 备战打擂                    

   展老拳师和飞燕回到镖局,迅即将魏老镖师、赵石锁等人召集起来商议设擂台一事,决定由魏老镖师带人负责安全保卫监视鬼子,由赵石锁带人搭建擂台,由飞燕负责联络接待各路豪杰。大家刚商议妥当,就听屋外一片热闹,展老拳师的四徒弟王磊推门走了进来,“师傅,您看谁来了。”

     展老拳师抬头一看,是姜涛,身后还有一位英姿飒爽的妙龄女侠。展老拳师大喜过望忙站起身来。

    “伯父在上请受小侄一拜。”姜涛说罢一揖到地。要论在武林的辈份,实际上姜涛、飞燕、自香和展老拳师都是一辈。因他三人的师傅辈份高,而且巧在他们是三位师傅的关门第子,他们的师兄中,有的年龄,甚至比展老拳师的年龄还要大。故姜涛一向按照市俗规矩依飞燕同辈兄弟称呼展老拳师。

    “快,免礼,免礼。”展老拳师笑容满面扶住姜涛左看右看喜不自禁。飞燕更是高兴跑过来拽住姜涛的胳膊晃来晃去,道:“师兄,你这么久没来了,快一年了吧,我们都想死你了。”

    “我也想伯父、师妹和大家呀。”看得出姜涛非常高兴,脸上透满憨厚的笑。

    “你是不是从津市赶来,我似在津市看见你,一晃便不见了踪影,当时都急坏了我。”飞燕此时说起,语音里似乎还在着急。

    “是,正是从津市赶来。”姜涛正要详细解释。

    “咳,咳。”自香在姜涛身旁干咳了两声。

    “哦,伯父,飞燕师妹,这位是圣贤大师的徒弟,也是我和飞燕的师妹,自香。”姜涛听见自香的干咳瞬间明白过来,忙给师妹作介绍。

    “伯父在上请受侄女一拜。”自香何等聪明见姜涛称展老拳师为伯父,就依样照胡芦画瓢地一拜。自香语音朗朗满有侠气之风,袅袅身段一揖透尽女侠风采。展老拳师一见更是高兴,连说免礼。

    “师姐在上请受小妹一拜。”自香朝着飞燕又是款款一揖。

    “师妹不必多礼。”飞燕忙扶住师妹,喜上眉梢,仔细端详。只见师妹额前一抹整齐的刘海,柔顺乌亮的长发被扎成了两条飘亮长辫,柔美地搭在胸前。如黛的弯眉下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透着机灵与融智,玲珑的秀鼻,清秀而肉感的小嘴微微带着几分刚毅。面孔红润镶嵌着两个甜甜的小酒窝,脸上没有一点脂粉,却红朴朴透着朴实的自然美。两只秀丽的耳朵上恰如其分地佩戴着一对美丽的耳坠。立领偏襟印花上衣更显丰满的胸部,袅娜身材秀丽端庄而健美,彰显着青春的活力。飞燕越看越爱一把将自香搂在怀中,这回有了伴,飞燕喜极而泣。自香拥着飞燕,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自香自下山以来,一路血光剑影,现在有了一种,到了家的感觉,怎能不落泪。

    “瞧,你们这姐俩见了面应当高兴才对,怎么光哭呀。”姜涛在旁看的有些不明就里。姜涛还不能全懂女儿家的心思,女儿家在刀光剑影里,在男人堆里闯江湖有更多的痛楚与柔情无处诉说。

     飞燕不哭了,看着自香笑着言道:“师妹你是年纪轻轻,大名鼎鼎呀。”

     “那里呀,师姐,我下山时日不多,一路上也多仗师兄披护,那里提得上什么大名呀,以后还要靠师姐关爱眷顾。”自香谦谦说道。

    “师妹,你人没到,但你的事迹却已传遍了。坊间说的绘声绘色呢。说有一青年才俊在德州平原豆腐店用那云天拂穴手瞬间就制服了横行霸道的日本武士,并让他跪在餐桌前,看着被他打的老人吃扒鸡。可有此事。”飞燕看着自香,笑着问道。

    “到是有这事,只因那东洋鬼子太可恶了。当时我怕给店家惹事,让他跪在那,只是想教训他一下,教给他在中国的土地上不能横行霸道,要老实做人。后来这东洋鬼子非要杀掉我,无奈,我只好送他上西天了。”自香轻描淡写地说。

    屋里几位展老拳师的徒弟听见自香如此说,无不面露钦佩之色。以前只是听见传说,现在亲耳听到自香将除鬼子说的那么轻飘飘,再看看自香年纪轻轻,娇美的身形外表,顿生感慨。

    “自香还有呢,软剑双侠杀鬼子剑剑封喉,现在已传遍了。小鬼子都不敢串胡同里弄了,晚上也不敢出来了,你报了仇,为民除了害,居功至伟呢。师兄用云天软剑我知道,可这双侠的另一位是谁,我一直猜到今日才全明白呀,自香师妹。”飞燕说道此处,见自香眼含泪花不语。飞燕顿悟立即搂着自香为自香擦去眼角泪花。

    “飞燕,你师兄和师妹一路劳累了,你快安排他们去休息吧,晚上摆宴为众英雄接风时再聊。”飞燕听见父亲如此说,正准备领着师兄、师妹去休息,王磊又将古月木易领了进来。

   “展总镖头在上,请受在下古月木易一拜。”古月木易拱手一拜。

   “免礼,免礼,古月英雄请坐。来人,给古月英雄上茶。”王磊忙给古月木易奉上茶。

    古月大侠落座抿了一口茶言道:“我受我们芦花寨寨主之命前来助擂,自现在始我任凭展老拳师差遣,生死不惧。”

   “有古月英雄强援,还何惧小鬼子。”展老拳师见古月木易如此豪爽,自是高兴万分。

   “古月大侠好,请受飞燕一拜。”古月见飞燕施礼忙起身还礼。

   “古月大侠咱们一别半年有余,一向可好。”飞燕是威远镖局少数几个认识古月大侠的人之一。芦花寨人活跃在沿海一带,他们在经营沿海运输的同时,对东洋鬼子贩运毒品深恶痛绝,和东洋鬼子进行了不屈不饶的艰苦斗争。半年前有一次芦花寨请求威远镖局相助劫杀鬼子已倒运上陆的毒品。就是那次合作中飞燕认识古月的。

   “好,我们寨主始终感谢威远镖局的相助之恩,眼下东洋鬼子正有一批毒品想要偷运,我们寨主无法分身,要不然的话,我们寨主就亲自来了。”古月木易诚恳地说。

    芦花寨的人很少到内陆行走,给人一种神密的感觉,飞燕只听说芦花寨主武功很高,又听说芦花寨主“性情孤傲、白衣胜雪、铁画银勾、百毒不侵。”就是不甚明白这些话的准确含义,越发感到芦花寨主的神密。飞燕听到古月木易提起芦花寨主,不由的好奇心大起,便问道:“古月大侠,半年前我就听说了形容你们寨主的四句偈语,但至今不明就里。古月大侠能否详解一、二。”

    “说起寨主,我们佩服得很。我们寨主本是将门之女,从小聪颖好学,不仅喜欢舞刀弄枪,而且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写得一手锦秀文章。后来因变故而家道中落,从此她心如死灰性情大变很少言语,后因机缘拜在世外高人雪域圣姥的门下学得上乘武学,她的雪上飞轻功,雪影豹形掌,雪影圣女剑等得师傅真传,均独树一帜。实际上我们寨主虽少言语,外人认为她性情孤傲,实际上她内心如烈火对朋友关爱有加,对我们都非常关心呢。”古月应飞燕要求缓缓道来。

   “哦,是这样。你们寨主身为女子,那白衣胜雪一语我就明白了。我想象的出,你们寨主一定是一位,白衣胜雪一尘不染性情孤傲有倾城之姿的绝世女侠。”飞燕说道。

    “是这样也不全是,我们寨主出生在塞北雪原,她自小与雪为伴,喜雪爱雪挥笔写就不少赞雪华章,她的生命里好象都融进了雪。因家庭变故和我们也不甚明了的原因,来到了海边,选这百里芦花水泊建寨,大概跟她心中所求有关。我们曾劝她,说地形地物变了再穿白色衣裙目标太醒目不利和鬼子斗争,但她拒绝了。她曾吟道‘白衣胜雪梦中藏,峻岭洁莲自有香。远渡滟波含水寨,芦花助我灭豺狼。’寨主的七绝我虽不能全懂,但我也听出寨主心中的情与梦,理想与报负。”古月大侠继续说道。

    古月的言语勾起了姜涛的沉思,姜涛是十三岁时跟随父亲离开塞北回到家乡津市的。塞北岁月在姜涛的脑海里留下了永恒的记忆。

    “那铁画银勾,一定是一套武功了。”这神密的芦花寨主也引起了自香的好奇。

    “自香女侠所说极是,那正是我们寨主悟出的一套上乘武功。我们寨主平时写字笔力遒劲力透纸背,她从写字中悟出了道理和招数。她令人用精钢打制了一支判官笔,长三尺有余,如棍粗细,重二十余斤,笔尖锋利。她可用此笔在石上写字,可见我们寨主内功深厚,臂力腕力过人。”古月大侠见众人喜听,便详解。

    “那百毒不侵定是你们寨主不怕任何毒物了。”自香出于好奇,忍不住再问。

     “那百毒不侵虽有些夸张,但已我的阅历所知,我们寨主在施毒、解毒的修为上确是高深莫测。因她和毒品有惨痛因缘,励志她研究毒品。她搜集到的毒虫,含毒植物无数,各种医典等凡是与毒有关典籍,偏方她全搜集。她非常喜欢拜访名医求解毒之道。现在我们寨主在无形中便可施毒与解毒,即可在谈笑间杀敌,也可在谈笑间救人。”古月大侠在说起他们寨主时钦佩之色溢于言表。

     飞燕、自香和众人听了古月大侠的讲解,对神秘芦花寨主的好奇心不但未减反而大增。飞燕还要再问,被展老拳师止住。展老拳师吩咐道:“飞燕呀,古月大侠也辛苦了,你安排新到的几位大侠去休息,等有时间再聊。”

    飞燕安排好了自香,姜涛,古月木易等人的住处,正往会客厅走,听见自香从自己的房间走出来喊道:“姜涛。”

    姜涛答应着从自己房间跑出。

   “姜涛,把衣服换一下,我顺便给你洗出来。”自香无顾忌高声吩咐道。

    姜涛顿了一下,望着自香一脸佯装的严肃,忙答应:“哎”回屋换衣服去了。

    飞燕看在眼里听在耳中心中暗思,看来师兄这伟岸的壮汉被娇小的师妹调教服了。可凌风啊凌风,你什么时候会到。飞燕转而又想,凌风要把被救妇女送回青岛再赶来秀水,这路途遥远,凌风不会有事吧。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