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渤

记录文字中的脚步,也许在跋涉探索中,能留下些什么。

 
 
 

日志

 
 

江畔抢运  

2014-06-06 15:43:1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过一路颠跛,李天达他们终于赶到江边。奔腾咆哮的长江水解脱西陵峡口的束缚,奔涌冲出,气势如虹,一泄千里。江水翻腾着滚起激浪,撞击着江心石,形成一个又一个吞吃一切的旋涡。浪拍打在岸边乱石上,轰鸣着激起雪白的浪花。风一阵紧似一阵的刮着,滚滚而来的乌云越积越厚已将雄伟的西陵峡口掩映,江水在峡口似乎和乌云连在了一起,而那乌云又像是决开了口子,正无限量大地加大水势,使本就遄急的江水更如自九天而下势不可挡。一根高压电缆线,经从两岸山上巍然耸立的铁塔,从江面上横空穿过,江心的船儿一瞬间便从高高的电缆线下冲过。有了电缆线的对比,更显船速之快。李天达望着遄急的江水想起,李白的《早发白帝城》,但眼前的情景让他感觉不到丝毫的轻快、美好。而是一叶快舟博风击浪的险恶。 

  汽车沿江行驶了一段在码头刚停好,李天达们跳下汽车, 奔向堆放在江边的水泥包和沙石。李天达一落地边跑边大声喊道:“大家注意了,谁坐那辆车来的,就负责装载那辆车,大家要先装水泥。”

  五十公斤一袋的水泥,对于专业装卸工来说,也许不算什麽。但对于李天达他们这些刚刚走出校门的城市娃来说,还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身穿长裙、蝙蝠衫、围着披肩的张锦秀是和李天达等几个男生首批跑到水泥堆前的。军事化的三线建设单位,紧急集合号就是命令,号声响起大家放下手中的工作就跑步集合,从上到下谁也没有机会再回宿舍换衣服。张锦秀用手拽了拽水泥包,却没拽动。李天达身高力壮扛起水泥包到还轻松,水泥包一上肩瞬间白衬衣就变成了灰衬衣,脖子上溅满了水泥粉,李天达感觉有点痒,用手一摸却把脸摸成了花脸。他开始还能跑几步,但陡坡很快使他也变成向上的艰难行。男生有扛的,有背的,女生基本上是二个人一袋往上搬。尽管艰难还是很快行成了起坡抢运的队伍,但仅三、四个来回,大家就感觉有些筋疲力尽。

  三峡大坝修好之前,坐船到过重庆,万县,奉节等地的旅客,一下船就会在码头上看见众多拿着扁担的人,也就是俗称的棒棒军,等着为旅客担行李,起坡上岸。三峡市的码头比人们熟知的那些码头更陡,负重起坡上岸一次,是很累的。李天达等一帮年青人看到,以王厂长为首的老职工,他们年龄大都在四十岁往上,有的近半百已有白发,都在默默的扛着。老职工里最年轻的是武装部长周红军,他三十岁出头,但他一次竟然扛两袋水泥。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李天达等年青人看在眼里,精神为之一震,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他们往车上装了水泥,就跑着回水泥堆再扛。在这起坡抢运的队伍里,荡漾起一股青年人的朝气。

 突然一个人,一步不小心一个苛绊,重重摔在地上,水泥粉从袋子里膨出来,顿时他脸上身上罩满了水泥粉。摔倒的是李长学,李长学的个子不高,看上去身子也单薄,但他一趟未少,此时他以背了足有十几袋。

“别睁眼。”李天达一边喊,一边放下水泥包,跑了过去。脱下衬衣擦去李长学脸上的水泥粉,仔细的将眼周围和鼻孔的水泥擦干净。但怎么擦李长学也像刚从土里刨出来的土人。李天达扶着李长学在陡坡上坐下,李天达从李长学脚的外表也看不出什麽。这时王厂长也跑了过来,用手按了按李长学的脚,一按一哆嗦的李长学,一看就知道是忍着剧疼。王厂长安慰道:“你先坐下来休息,等一会厂吉普车来了再去看医生。”李长学坚持着还要干。

 这时大个子张德胜又摔倒了,他爬起来时胳膊上,膝盖上擦破的皮渗出了血,破皮的地方被水泥粉一湮,更加疼痛,但他咬着牙爬起来背起水泥,继续向上走。实际上他本来就有腿疼的毛病,李天达看在眼里,心里有些难受,紧走几步靠上去,劝他不要背了。张德胜不肯,嗡声嗡气地说到“连女同胞都在搬,我这麽大个子的男子汉,不背那行。”

 实际上这时不断的有人摔倒,但却没有一个人退缩。女生中有的人搬不动了,她们就三个人,四个人一起向上搬,但绝没有人停下来。她们来江边时,衣服可以说是五彩缤纷,个个赛天仙,为这个偏远的江城点起了一道靓丽的风景。可现在满身,满脸的水泥粉和灰土,有的不仔细辨认,已看不出是谁。张锦秀,王玉珍等人的披巾以被她们当成绳子使用,一人拽着一头,兜着水泥艰难地往上走。

 风在逐渐加大,讨厌的风,吹的粉尘迷人眼。天上的乌云也似乎越来越重,给人造成无形的压力,起坡更加困难。但风和乌云似乎也带来了动力,也带来了一种信念,那就是“快,不能让国家财产受损失”。这雨的前奏,象是一种不用吹响的号角,带来了无声的召唤,没有一个人大声喧哗,没有一个人东顾西盼,没有一个人喊累,尽管他们步履艰难,但他们踏实地埋头向上,他们众志诚城奋力登攀,他们在和风雨赛跑,在和风雨抢时间,他们知道每向上走一步,国家财产就少受一份损失。他们是在为一种信念而干。

 王厂长看在眼里,眼睛有些湿润了。多麽好的一代青年人,他们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从小他们受到父母的教育,就是听党的话,听毛主席的话。那是他们父母发自心底的瞩咐。因为他们的父母经历了新旧社会两重天。他们的父母热爱共产党,不是靠听宣传听来的,而是亲身感受,是刻骨铭心的亲身经历。共产党人为了人民的利益,赴汤蹈火前赴后继,形成了人民心中永远的英雄和学习的典范。这些青年人在新中国万象更新的氛围中成长,从小从家庭到学校受到的教育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做共产主义接班人。”这些年青人看天,天是纯洁的兰,这些年青人看海,海是纯洁的兰,这些年青人听党话,跟党走是天经地仪的自然的纯朴的。

 王厂长正感慨,忽然发现在起坡装车的队伍里出现了几位陌生人。他们中有的人穿着有‘港务局二作业区’字样的工作服。他们起坡的步伐可快多了。王厂长知道是有人伸出援手了,心里一阵感动他紧走几步追上前边的一个人,试图从那人背上接过水泥包。那人躲了躲,见是一位老师傅便说道:“我没关系,不用接。”

 整整六十吨1200袋水泥用了不足两个小时终于赶在雨前全部起坡并装上了车,不知道专业人员装这些水泥会是什麽样,速度是多少。反正李天达他们这些青年人是耗尽了全部的力气。凭着“与天斗其乐无穷”的豪气和不服输的志气完成了。 

 水泥装上了车,大家泄了一口气,散坐在地上休息。王厂长、周红军走上沙石堆,徐科长也要上去,但他腿一软就倒在沙石堆上。周红军过来要扶,他不让,他起身要站起来,可脚下一滑又摔倒,他索性翻一下身坐在沙石堆上。徐科长的身体有些瘦弱,刚才他一趟不少地跟上了大家,现在他的腿以累的酸软无力站不起来,也真是难为了他。王厂长站在沙石堆上看了看天,风中已吹来了雨星,雨可能很快就要下起来了。王厂长又望了望江水,心情复杂。这一百多吨的沙石的工作量也不小,刚才大家抢运水泥已经很累了,可这沙石如不能起坡运走,雨水会将它们全部冲进长江,亲苦运来的建筑材料就会付之东流,最严重的还是要影响工期。

 徐科长理解王厂长,没等王厂长说话就滑下沙石堆,向李天达他们挪过来。李天达正在给张德胜按摩腿,见徐科长过来便问道:“您刚也摔了一跤,怎麽样,我也给您按摩按摩。”

“大家都累了,你也累了,那能再让你按摩呀。”徐科长一边答着一边坐了下来。

 李天达见徐科长坐了下来,就冲着孙伟斌喊道:“孙伟斌。”孙伟斌听见招呼跑了过来。李天达又冲着大家问道:“大家看看,下面的沙石,咱们怎麽运好。”

“现在汽车还没回来,怎麽运也得等汽车回来呀。”有人说道,是个女生发言,声音不高,但大家也听的见。

“那到不用,咱只要把沙石运到沿江大道边上。咱就不怕了。”李天达说

“咱带来的筐不少,但没几个扁担,运沙石恐怕还真费事。”又有人说道

 忽然风吹过来一些雨滴,凉嗖嗖的,大家顿时有些慌乱。李天达心里明白雨马上就要下。必需立即决断,李天达站起来看孙伟斌。

“站成三排传送。”孙伟斌坚定地说,

 孙伟斌的主意也正符合李天达的心意。李天达又看郭天海,郭天海也认为最好传送,李天达看徐科长。

“就按大家的意见办。”徐科长也坚定地说

 李天达于是大声喊道:“按工具车间,热处理车间,金一车间分别站成三排进行传送,几位老同志负责往回扔筐。”初生牛犊不怕虎,李天达可能这时完全没有顾虑到,几位老同志,可都是他的领导。他这个团委书记却一口气就按排完了。

 这时王厂长,武装部长周红军已在往筐里装沙子,工会郭主席在沙堆旁,把一摞一摞的筐往外拔分给大家。大家也迅速站好了队形开始传送。

 三条人墙排成的传送带运转起来,装满沙子的筐从一个人的手里,迅速转到另一个人的手里。人墙传送带紧张而高效的运作起来。但没坚持多久就出现了问题,首先还是女生跟不上节奏。李天达迅速调整加大男生的间距,缩小女生的间距,或二个女生负责一个间距。但不管怎麽说,这个传送的方法还是比刚才背水泥,好干了许多。

 雨下起来了,雨丝越来越密,没多长的时间大家的衣服就已湿透,雨水顺着头发,顺着脸睱淌了下来,衣服紧紧贴在了身上,粉尘合着雨水流进内衣使人倍感难受。而沙石因浸了水也越发沉重,沙石的传送越来越艰难,但却没有一刻的停歇,人在雨水中也更激起了的斗志。沙石筐仍在快速地传递着。

 女生要付出比男生更艰辛的劳动,她们的体力相比男生要小一些,但每一筐都要经过每一个人的手,谁也一筐少传不了。男生可以借力把筐悠着传,但女生大多只能提起送,不少女生的裤腿被筐弄破了,不少女生的手和腿被划破流出了血。受伤的女生要比男生多许多,有的女生流泪了和雨水一起流下面睱,但她们咬着牙坚持,没有一个人吭一声,没有一个人退出。锦瑟年华的她们身上闪现着中华民族优秀妇女的传统美德。是的,她们都是一个个普通的女性,但在雨中看她们那钢毅的面容,分明是一尊尊激人奋进的青春女神。

  雨神不在眷顾,雨丝变成了雨柱,一阵大雨倾盆倒了下来,开始有沙石向江中流去。李天达、孙伟斌、徐科长、王淑英都不约而同的跑向沙石堆。只听王厂长喊道:“不要管流失的沙石,那拦不住,谁也不要到江边去。到这边来。”在沙石堆下王厂长,郭天龙、周红军,、徐科长、李天达、孙伟斌、王淑英站成了一道防线,站在有沙石流动的沙石前,由他们挥锹往筐里装沙石,其他人一律站到队伍里去,不要靠近沙石堆。李天达让王淑英也站到传送队伍里去,而不要在沙石堆上,她不肯。看一看这道防线,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都是共产党员,没有人命令他们,而危险就是命令,这支队伍只所以有战斗力,这也是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人不服输的和大自然博斗,在争分夺秒抢时间保护财产,也许雨神被感动了,也许雨神没有毅力,大雨仅持续了一会儿就又变小了。

  在雨中已拼搏近三个小时了,天已黑了,在江边还有不少的沙石,传送的队伍也已不完整,但雨时大时小,如不继续干,余下的沙石肯定全部流失,继续干,大家疲劳至极。

在雨中,汽车队回来了,而且不知道,从那里还借来了一辆铲车。铲车一到,就将已运到上面的沙石开始装进车,这无疑进一步鼓舞了士气,使大家看到了取的胜利的希望。

王厂长和徐科长,李天达,周红军,孙伟斌几个人碰了一下,因大家的衣服也湿透了,又极度的疲劳,决定让女同志,老同志先撤出,留下青壮男生继续抢运。决议一定,大家先把老同志,女同志劝走了。

对于留下来的人,纯粹是一次对人的意志和毅力的考验。王厂长。郭主席,徐科长和年青人一起留了下来。

“大家已累透了,怎麽样,有没有坚持不了的,实在坚持不了的,一定要回去休息。”王厂长站在雨中,那饱经风霜的脸上透着对大家的关切。王厂长人在中年,但全厂的基建工作,让他操劳过度。在山区建厂比在平原建厂,无论是投资还是难度都要大上几倍。您不知去过山区工厂没有,山区工厂的护坡就象是万里长城,当然要比万里长城雄伟得多,有的护坡从山脚到山腰高达几十米,仅修护坡的钱大概就够在平原建厂的。而为了防备战争,落实“靠山近水扎大营”的精神,只能将厂建在山里。王厂长身材并不强壮,甚至还有些弱,但他却身先士卒干在前面,他的行动就是典范,就是无声的命令,他身周站着郭天龙、周红军,、徐科长、李天达、孙伟斌、王淑英......就象一组雨中的雕塑,顶风冒雨坚强屹立。正是这个坚强的集体,是王厂长敢于向困难挑战的资本。

“再累,我们也不让国家财产受损失。”“没问题,我们能坚持。”在夜色的雨中,看不清是谁在说。但绝对透着一种不畏艰难的精神。传送队伍重新集结排列,劝走了老同志、女同志,虽然人少了,间距加大了,但也重新激起了年青小伙子们的斗志,他们似乎忘记了是在雨中,顺着脸淌下的也已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他们似乎忘记了疲劳和饥饿,沙筐在他们手中传送着,那是一种向上的传送,是在斜坡上的传送,脚下是湿滑的泥沙,加上体力不支,许多人是滑倒再爬起,爬起又滑倒。尖刻的沙石几乎使每个人带伤,但是没有人屈服,没有人退缩,人在挖掘着潜能,在同大自然在进行着顽强的抗争。

李天达时而在沙堆前不停地装筐,时而跑进传送对伍,尽量加大自己负责的间距,帮助体弱的弟兄。他时而也要大喊几句,提醒自己的战友注意安全。他就象传送带的润滑剂,润滑着传送带,他也象传送带的刚铁支架,支撑着传送带。年青的他,好象有使不完的劲。

沙石终于全部运到了沿江大道上,堆在江水边的沙石小山没有了。雨水将江畔冲刷的一干二净,似乎刚才这里什麽也没有发生。

     这批来自滨海市的子弟,没有辜负家乡父老的教育与期盼,在到达鄂西北山区西陵峡口,不足二十四小时,就参加了他们建设祖国大三线的第一场攻艰战。并用他们的意志和毅力而取得了全胜。也加速了他们从城市娃向三线建设者的蛻变。

江水仍不休止地拍打着岸边的乱石,但江水可能是被这批青年人的壮举感动了,似乎少了挟风带雨的疯狂,发出有规律的哗哗声响。那江水的哗哗声分明是不知疲倦地在鼓着掌。

浩瀚的长江在赞扬江畔的新后生仍同他们的父辈一样不惧风大浪狂,他们在江畔驰骋,定能绘出更美的画卷,奏出更美的乐章。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3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