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渤

记录文字中的脚步,也许在跋涉探索中,能留下些什么。

 
 
 

日志

 
 

【原创】《燕赵英雄传》第二十九回  

2014-07-17 18:44:1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燕赵英雄传》第二十八回 - 江渤 - 江渤

           

                        第二十九回 镖局分兵 智迷恶鬼

 威远镖局院里大榆树又映满旭日金辉,院里人们紧张有序地忙碌。按照昨晚商议各路豪杰都清楚以无擂可打,暂时也不需要更多人手。众英豪依依惜别,互道珍重。

 凌风来的比较匆忙,来秀水是他应飞燕之邀临时增加的任务。凌风原计划是要赶回青岛组织清算那个拐抢妇女的鬼子、汉奸团伙。凌风和飞燕商议,如这里离得开,想请飞燕一起和他去青岛,一是自己有了强助,二也是想让飞燕去见自己的父母。飞燕心中两难,一面是父亲年事已高又大敌当前;一面也是应当随凌风去青岛。飞燕和父亲一商量,父亲大力支持,嘱咐飞燕大胆放心去,到哪里都是打鬼子。秀水这边对付小鬼子的人力物力足够,让凌风和飞燕尽管放心。并嘱咐凌风和飞燕多多结交各路豪杰,各地打鬼子的人多了,我们的力量就会更强大。

飞燕和自香多日来朝夕相处感情日深,当自香知道师姐飞燕要和凌风去青岛时,心中不舍,口中还是鼓励,并在行动上给予支持。自香告之飞燕,她和师兄姜涛暂时都不会走远,会协助伯父和东洋鬼子周旋到底,让飞燕尽管放心。这一点也正是飞燕心中最需要的,自香如不主动说,飞燕也会向师兄姜涛、师妹自香提出请求。现在听见自香如此说,始才真正放下心来。飞燕一把抱住自香,眼里淌下热泪。真谓是血浓于水患难见真情。

姜涛在一旁见飞燕和自香如同生离死别似的掉泪,他尚不能完全理解飞燕和自香的复杂心理,便说道:“用不了多长时间就又要见面了,别哭了,笑一笑多好。”

飞燕止住泪,道:“ 师兄,拜托了,你可要保护好自香,可不能离开自香半步。”

“自香是你的师妹,也是我的师妹,保护好师妹是当师兄的义不容辞的责任,你就放心吧。你一路也要多保重,有什么困难尽管讲,我会全力而为。”姜涛言道。

“师兄,我父亲年事已高,我不在镖局这段时间,打鬼子等诸多事情,你还要多费心。”飞燕禁不住的唠叨。

“飞燕师妹这还用嘱咐嘛,那是肯定的了,当然的了。秀水这边的一切事情你都不用惦念,你和凌风多保重多注意安全,完成任务早点回来。”姜涛诚恳地言道。

 自香见凌风在一旁只是听,没有言语,便说高声说道:“凌风大侠。”

“哎,我在。”凌风一脸大智若愚的表情,恭敬地听自香说。

“我师姐被你拐走,不,还是说被你领走吧。不过,我可嘱咐你,可不许让我师姐瘦了一斤,也不能胖了一斤,当然了更不能伤着我师姐一根头发,这些你可记住了。”自香看上去有十二分的严肃,一字一句说的也很认真。

 “凌风记下了,有一口吃的,我让你师姐吃,有一件穿的,我让你师姐穿。有万箭来袭,由我一人挡。保证不伤你师姐一丝一毫。自香女侠,我这样做你是否放心了。”凌风说的信誓旦旦

 “这嘛,我就要看你实际行动了。不过嘛,我还是放心地。你们走后,我会天天想念的,你们可早点回来呀。”刚还大声喊的自香说着眼里又要掉泪。

 越恋恋不舍越显得时间过得快。已日到中午,为了安全起见,展老拳师决定中午不搞集体就餐。即以决定撤离,就要求大家尽快撤离镖局。展老拳师也催飞燕和凌风尽快上路,带个好头。展老拳师和姜涛、自香约好了汇合的时间与地点,也催他们俩快走。

 姜涛和自香到秀水东客栈牵出他们寄存的那两匹军马,结了帐,二人飞身上马。

 自香感到久违的轻松,多日来始终在紧张的气氛里博斗,压得人喘不过气来。实际上自香无时不刻地在想念自己的母亲,只是大敌当前,自香害怕姜涛分心,始终将这藏在心里没有说出口。骑在马上自香再也忍不住了便道:“姜涛,我想母亲了,我真想找母亲去。”

 自香虽声调不高,但姜涛听的一清二楚。姜涛非常理解自香,自香的父亲去世了,母亲下落不明,做子女的谁能不想,谁能不急。自香顾大局在秀水奋勇杀敌,自己的大事一字不提。姜涛从心里钦佩自香,为有这样一个好师妹而自豪。“自香,母亲咱要找,你母亲就是我母亲,我要和你一起去找母亲。”

“嗯。”自香和姜涛并辔而行,轻轻的嗯了一声。但自香心里清楚,现在大敌当前,飞燕又去了青岛,眼下自己和师兄姜涛是万万不能离开的。可母亲现在会在哪里呢?自香的两道秀眉不由得拧在了一起。

“自香,我猜想,母亲去了恒山九天宫的可能性最大。你想呀,你母亲现在只有你这一个女儿了,家里出了塌天的大事,你母亲首先想到的肯定是你,想见到的也肯定是你,要投奔的也肯定是你。”

“母亲要是真的去了九天宫就好了。”

“我猜想,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

“真的吗?”自香听姜涛如此说,尽管是推测、猜想。自香的心情还是一下子好了许多。便转而问道:“姜涛,你说的百里芦花荡,那里好不好玩呀。”

“那里,可好了,又安静,又优美、又安全,就是条件有点艰苦。我对那里有感情,正是那里几次帮助我躲过了敌人的追杀。那里有我自己建的一座“世外仙居”呢。”

“世外仙居,神仙住的?可又是你自己建的,难道你是神仙。你就哄我吧。”

“你想呀,那里人烟罕至,每天仙鹤为伴鱼虾为食,满眼是风光旋丽的芦花、蒲公英,蓝天碧水,苍茫茫水天一色,小岛之上芦苇丛中,只有我亲自搭建的芦苇小屋,而且似乎不食人间烟火的我独来独往天马行空,难道这还不算是神仙过的日子吗?”

“呀,呀,还真是美,我现在很不得一步跨到,也享受一下神仙过的日子。”

“不过呀,到时你可别哭呦。”

“你,以为我是娇小姐呀,我是自香大侠。你能享的福我也能享,你能受的罪我也能受。”

“那就好。”姜涛的一个好字还没出口。自香一催坐骑,那骏马顿时飞奔。好多天的压抑,自香一扫而光,那心情如同脱了缰绳的骏马再也控制不住,任骏马驰骋飞腾。自香额前刘海被风吹的飘起,衣袖被风吹的鼓起,身体随着奔跑的骏马颠簸着如同浮云飘在马上。自香焕发出一股蓬勃的青春朝气,透满了昂扬向上的活力。

 姜涛在后紧紧相随,看着自香纵横驰骋的英姿,想着自香面对强敌的英勇无畏,想着自香细心的温柔体贴,心里越发喜欢自香。姜涛早已在心里将自香融成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生死相依,永不相离。姜涛望着忘情的自香大声喊道:“自香,慢一点,要注意安全呀。”

自香的回答是一串风铃似的笑声,那笑声悦耳、动听。自香挥起手臂,大声地:“哎、嗬、嗬,我来了。”自香拉长声的呼嗬声在风中流动,在原野上回荡,能传出很远很远。燕赵大地的女儿在燕赵大地上纵情驰骋,她们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她们不会容忍任何豺狼在这里肆意妄为。

 芦花荡离秀水不足百里,天还没黑,姜涛和自香便来到了离芦花荡不远的一家客栈。自香远远看见客栈的店招上写着“芦花第一栈”,便问道:“姜涛,这是第一栈,难道还有第二栈、第三栈?”

 这里的讲头可大了,这个第一的内容可丰富了,这个店拥有太多的第一。据说这个店北宋时就有,林冲、武松等梁山好汉就在这个店住过,曾经是梁山好汉的秘密联络点。北宋时这里是北宋的边疆地区,再往北就是当时的辽国地界了。北宋充军发配的犯人,就发配到这里。当时官逼民反而造反的豪杰也有很多躲到这里来。近千年来这个店有太大的名声,在历史上不知被官府搞毁过多少次,但屡废屡换名称再屡建,始终生意兴隆。这个店虽名称虽不知换了多少次但和江湖人士有着广泛联系的传统始终没变。

 “哦,我明白了,原来我是到这里享受充军发配的待遇来了。”自香不无幽默地说。

 “怎么,后悔了,要是后悔现在可还来得及。”姜涛也不无幽默地将了一军。

 “这么神秘的地方,这么多的故事,我才不后悔呢,要不来这里才可惜呢。”自香秀唇一翘,幽幽地说。

 两人说着话已经来到客栈门前,二人下了马,里面迎出一人。只见那人劲衣装扮,上下齐整干净利落,一看就是一个练家子。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