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渤

记录文字中的脚步,也许在跋涉探索中,能留下些什么。

 
 
 

日志

 
 

【原创】《燕赵英雄传》第四十回  

2014-08-14 09:43:40|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燕赵英雄传》第四十回 - 江渤 - 江渤

 

                                                            第四十回 联手抗敌 大获全胜

 

 阿部俊雄听山村一郎如此说心中充满无奈,他早已将豪华典雅,古朴雄伟的镖局建筑当成了自己的财产,他认为日本人占领秀水是早晚的事。这里将是他今后经营秀水的最佳根据地。他眼下最需要的是在秀水树威而不是毁灭。他知道,土肥原贤二之所以让他负责秀水事务,也正是看中了他有些战略头脑,不是仅会打打杀杀的一介武夫。可眼下弄到了这步田地,实在是无法收场。 

     阿部俊雄看着地上阿部岸信等日本人的尸体,心中恼怒,冲上头顶的怒火无处发泄,尽管他心中不舍,但口中还是狂喊:“镖局地,烧、烧、烧。”

小鬼子山边村二听见喊声,忙跑向镖局想把里面的小鬼子们喊出来。但他推了半天大门也推不开,发现里面的插门杠已插实。他感觉有些蹊跷,正准备向阿部俊雄汇报,回头一看,阿部俊雄正关注着他的举动,已发现了这个问题。阿部俊雄一挥手,几个小鬼子跑向镖局大门。突然一声枪响,镖局大门前的小鬼子山边村二,中枪受伤。枪声是从南边200米处一颗大树后发出。阿部俊雄正要报复这回有了目标,他指挥人马迅速冲了过去。待赶到已无人影,但又从南边200米处射来一颗子弹。小鬼子们又往前冲。

山村一郎在一旁提醒道:“阿部兄,这象是请鳖入瓮之计地。”山村一郎一提醒,阿部俊雄猛然想起,前边不远处就是奉军保安团的驻地了,奉军保安团战斗力不行,但必经也有一千多人。阿部正在迟疑,忽然保安团驻地方向响起了激烈的枪声,一阵紧似一阵。

 刘三见阿部俊雄迟疑不决便插话道:“阿部馆主,很有可能是蒋系部队和奉军接上火了。估计奉军很快就会撤下来。”刘三话音未落,鬼子报务员送上一急电,“情况有变,命令你所部速返大本营,再图后举。”阿部俊雄看罢,沉吟不语,他现在是进退维谷。

山村一郎见一向办事果断干练的阿部俊雄犹豫不决便道:“蒋介石地部队,济南地,吃地亏,仇大大地。阿部兄,我们先忍一忍地,没关系。”阿部俊雄心里明白,即然土肥原贤二命令先回去,这里就肯定先不能待了。可这样怎么回去交差呢?他望了望山村一郎,思衬也只有让山村一郎回去以后帮助说好话了。想到这,阿部俊雄,道:“刘三地,茶庄大大地,那家地。”刘三恨不得快一点离开秀水,在秀水他是一会也不愿多待了,刘三忙答:“镇东,聚贤德茶庄大大地。”  

 大运河一分为二将秀水镇分成东西两部分。威远镖局、万胜镖局、秀水火车站的奉军保安司令部都在河西。去镇东要过大运河,可阿部俊雄接报他的人尚未到齐,由其还没见武田信九的人影。阿部俊雄想再等一等,再过河。刘三心里着急过河,他担心秀水乡亲们找他算账,便道:“阿部馆主,现在我们在明处,两个镖局的人在暗处,天时、地利、人和我们都不占,随时都会吃冷枪。更重要的是奉军败退也要过河。我们现在如不抓紧过河,等一会奉军、蒋军要是到了,我们再想过河那可就难了。如果奉军再洗劫了聚贤德茶庄,那我们可就更亏了。”                         

阿部俊雄听刘三说的有道理,一挥手,  “ 聚贤德茶庄地,开路。你地,带路。”阿部俊雄领着穷凶极恶的小鬼子们渡过河去,直扑聚贤德茶庄。阿部俊雄心里明白,他回到津海大本营要想过关,这样两手空空是不行的。首先要把山村一郎买通,让他回去多说好话,再给土肥原贤二带上厚礼。

 聚贤德茶庄是秀水一家老字号,在当地很有名气。他们几代人利用大运河的水运之便将苏杭茶叶运到北方来贩卖,杭州西湖龙井茶是聚贤德茶庄的主打产品。他们不仅批发茶叶,也兼营茶叶的深加工和茶楼。这几天秀水街上让小鬼子闹得不太平,他们的茶楼和门店均关门避祸停止营业,人员都集中到作坊里加工茶叶。即便如此他们还是没能躲过这一场人祸。刘三领着小鬼子们赶到聚贤德茶庄,见店门紧闭,便绕到店后,直奔茶叶作坊。

     聚贤德掌柜高德杰这几天心神不宁,他的夫人高张氏烧香磕头,期盼着小鬼子们快走,恢复秀水的太平。但怕什么就来什么,作坊的大门一通山响被撞开。小鬼子们一窝风的涌了进来。阿部俊雄一挥手,小鬼子们冲上来,几个伙计要反抗,被高掌柜制止了。高掌柜风雨几十年,也是一个经多见广的老码头。知道在力量如此悬殊的情况下,反抗也无益。高掌柜和伙计们被小鬼子绑了起来。阿部俊雄脸上绷着横丝肉,眯着三角眼,渡到高掌柜面前。高掌柜眼眨也没眨,怒目而视。阿部俊雄呲开大黄牙,道:“刘三,告诉他地,三千块大洋地,免死。”

刘三听见吩咐忙凑近高掌柜,道:“高掌柜,好汉不吃眼前亏,俗话说破财免灾嘛。”

没等刘三说完,高掌柜一口浓痰吐过来:“滚。”

阿部俊雄见高掌柜态度强硬,叫手下小鬼子将一个被绑的伙计拽到高掌柜面前。:“大洋地,你出地不出。”阿部俊雄说着抽出短刀,又道:“你耽误一分钟地,他们手地砍掉一只。”阿部俊雄言罢一刀向那个伙计的臂上砍去,鲜血瞬间涌出。这伙计的妻子此时也被绑着,见丈夫受伤喊着:“我跟你们拼了。”往上冲被两个小鬼子死死控制住。阿部俊雄用恶毒的三角眼看看高掌柜,用手捋了捋刀刃,举刀又要砍去。

“住手。”高掌柜大吼了一声。

“怎么,肯同意出钱了。”阿部俊雄一脸阴险得意的阴笑

    “你先把他松开。”高掌柜的语音里充满了愤恨与无奈,示意高张氏去取钱。

    “好,先把他放开。”阿部俊雄看见高张氏走进后宅,不动声色,稍顷高张氏取来了大洋。阿部俊雄一挥手,道:“给我搜。”小鬼子们倾刻间将所有房间翻了遍,将细软值钱之物洗劫一空。

高掌柜大骂:“你们这帮强盗,定不得好死。”

阿部俊雄下令将五名妇女一起带走。一个伙计要阻拦被一个小鬼子一刀刺死。小鬼子们扬长而去。

姜涛、柳大侠、自香、王小五大哥等各路豪杰,本已分别做好了和小鬼子周旋的准备,突然发现小鬼子撤走了。众人从不同的方位急急向威远镖局汇拢。大家相见击掌相庆,自是高兴万分。自香拽住姜涛喜极而泣,见姜涛脸上,胳膊,腿上均有青紫的伤痕,比她自己受伤还心疼,忙着给姜涛擦洗上药。姜涛打了胜仗又顺利脱险自是愉悦万分,在自香面前挺了挺胸肌,又弯臂鼓了鼓二头肌,道:“自香,我这都是皮外伤,不碍事,休息休息就好,不会耽误打鬼子。”二人正说话,王小五的大哥过来朝着姜涛一拜,姜涛连忙一把扶住,道:“王大侠,你何必如此多礼。”

“姜大侠,你九死一生,手刃仇敌,为王小五报了仇,敬请受我兄弟三人一拜。”王小五大哥说着,和王小五的二哥、三哥一起再次深深一拜。

“王大侠,快不要如此。此次歼敌,是我们同心协力的结果。柳大侠枪法如神震慑了小鬼子,您三兄弟绑小鬼子于屋顶,吸引了小鬼子注意力,我才得以脱身。”

柳大侠见他们互相谦让有礼,哈哈一笑,道;“各位大侠,都是自己人,都是英雄好汉。我看不必再多礼。我们今后团结一致,多杀鬼子,才是正途,才是彼此最好的报答。”

柳大侠话音刚落,赵石锁的师弟程伟业跑了进来,气嘘喘喘,道:“小鬼子血洗了聚贤德茶庄,致一死一伤,虏走了五名年青妇女,并将钱财洗劫一空。”众人一听,气愤填膺。程伟业又道:“小鬼子携伤员,还有一辆拖尸车,又绑架了五名妇女。他们行动不快。我们要追完全来得及。”

众豪杰纷纷抄家伙要追,赵石锁望望姜涛,道:“姜大侠,你意下如何。”

“我们追上了,这仗如何来打。”姜涛似在问赵石锁,也似在问自己。众人面面相视,一时语塞,还真没有好主意。小鬼子人多势众又有枪,在旷野上将人救出来,实属不宜。

 赵石锁打破了沉默:“我到有一个办法,我们现在手里有四个小鬼子俘虏,由其是那个使飞刀的小鬼子很有些价值。现在阿部俊雄可能还不知他们的下落,肯定也在等他们。我们想办法用这四个小鬼子换回那五名妇女,可行否。”大家七嘴八舌认为此法可行。但人命关天,具体怎么换法,也需慎之又慎。大家不约而同将目光聚焦在姜涛身上。

  姜涛出生入死二上擂台不仅显示了出神入化的超强武功,更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和尊敬。姜涛看到大家期盼的目光,更感到了大家要冒死勇救乡亲的火热心肠,缓缓言道:“小鬼子出秀水沿运河北上三十里就是妈祖庙,是小鬼子回津市的必经之地。小鬼子到那里时天已黒,在那里打尖的可能行最大。妈祖庙附近的南蛮子坟地,树木杂生,地形复杂。我们赶到那里占领有利地形,再和小鬼子交换人质。”姜涛的提议得到了众人的支持。姜涛转身面对柳大侠征询道:“柳大侠,您看可行否。”

柳大侠朗朗一笑。道:“没问题,虽说我们子弹只剩几发,少了点,但救乡亲我义不容辞,有信心。”柳大侠言罢,众豪杰风风火火在姜涛带领下跨上骏马,追击小鬼子。

众豪杰沿运河西岸北上,到了妈祖庙渡过河,将船儿隐蔽好,占领了南蛮子坟地,布好疑阵,以逸待劳,等候小鬼子。等了许久还不见小鬼子的人影,姜涛心中忐忑,担心小鬼子走了它途。

自香理解姜涛的心情,要去探查一番。赵石锁,道:“你路不熟,我去吧。”赵石锁刚要起身,看见远处来了一队人影。待近一些,大家看清是小鬼子们无疑。

    小鬼子们又饥又疲,队形散乱,无精打彩往北走,远远看见了妈祖庙。阿部俊雄为鼓舞士气,哈哈一笑,道:"前边妈祖庙地,休息,米西米西地。“阿部俊雄话音一落,小鬼子们有了点精神。突然空中炸响了二踢脚爆竹。小鬼子们的神经顿时绷了起来。秀水的爆竹给小鬼子们带来了厄运。这里爆竹又响起,小鬼子们一时有些慌乱。爆竹声过,阿部俊雄定睛一看在路侧不远处一匹高头大马上姜涛稳稳骑坐,威风凛凛。武田信九被五花大绑,旁有两人手持钢刀看紧。小鬼子们刷的举起了枪。一支响箭叭的一声,带着书信射到阿部俊雄的面前。阿部俊雄拾起一看上面书道:"留下五名妇女,交换武田信九等四人。”

 阿部俊雄这个气呀,几天以来他拥有优势的人力武力,但就是步步不顺,空有优势而没有胜势。他想攻上去,又怕武田信九被杀。他正举棋不定,山村一郎,道:“先把人换过来再说,武田信九只有一个。花姑娘地,放了还可再抓。” 

阿部俊雄明白山村一郎说的对,他只是咽不下这口气,但也无奈。他将刘三喊过来,要求告之同时放人。

姜涛隔空传声,道:“必须让妇女先跑出二十步。”阿部俊雄一方面无奈,一方面认为反正在射程之内,只好答应。命令放人。那五名妇女向姜涛身后方向跑去。阿部俊雄见姜涛挑断武田信九身上的绳索,由另两个小鬼子扶着往回走。阿部俊雄大喜,等武田信九脱离险境,他就要进攻。他恨不得武田信九走得快一些。他知道武田信九在鬼子堆里轻功第一,那些妇女先跑二十步也没用。但他见武田信九摇摇晃晃就是走不快,急得阿部俊雄直跺脚。待武田信九归队,那几名妇女也早已隐入坟后。阿部俊雄见坟地里烟气尘尘,也不知埋伏了多少人。阿部俊雄正要下令进攻,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一只鸟儿在他面前应声而落。阿部俊雄慌的一惊,他知道这一枪,要是打他,他命已归西。这一枪的警告让他彻底冷静下来。他知道对手以逸待劳,已经占领了有利地形,而且有枪法奇准的阻击手,现在天已黑,如打起来就是歼敌一千,也会自损八百。他看山村一郎一眼。山村一郎会意,道:“现我们以极其疲惫,何必争一时之长短。来日方长,也许用不了许久,我们就会再来收拾他们。”阿部俊雄知道,现在他这支饥疲交加的队伍以无斗志,也只能如此。阿部俊雄垂头丧气地率领他的队伍继续北撤。

 姜涛,柳大侠,赵石锁.......等人望着这群恶魔从眼前遛走,心里也是充满了愤怒与无奈。小鬼子不仅人数占优,而且有充足的枪械弹药,眼下还一时惩罚不了他们。柳大侠看着姜涛怒视小鬼子的表情,安慰道:“姜大侠,来日方长,也许用不了许久,我们就会彻底收拾他们。今天这一仗,就足以预示小鬼子们必败。”

全文完,

       

后记:济南惨案后,日本军国主义者为了维持在中国的驻军,积极推行以华制华的方针策略,以所谓的民间方式向秀水地区,展开了渗透活动,试图为日本驻军提供補给和联络上的方便,但最后以失败而告终。    日本军国主义者却又开始策划更大的阴谋。掀起一场所谓“华北五省自治”运动。《燕赵英雄传》第二部,《云天双侠》将以此为背景,全景式地展现燕赵之地的主人和日本侵略者之间你死我活的斗争。在波澜壮阔的抗日斗争中,小说的主人公姜涛,自香,雪莲生死相依,并肩战斗,上演了一场荡气回肠的爱情颂歌。敬请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