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渤

记录文字中的脚步,也许在跋涉探索中,能留下些什么。

 
 
 

日志

 
 

【原创】《云天双侠》 第一回  

2014-08-30 14:21:1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云天双侠》  第一回 - 江渤 - 江渤

                                       《 燕赵英雄传》第二部

                                     云天双侠

                             第一 回 鬼子遣将 暗施鬼计

     

     夜幕降临,掩映在几株大愉树后面的天津日租界宫岛街59号(注1),在惨白的月色里阴森恐怖,整座楼舍模糊的轮廓和暗夜涂抹在一起,阴冷压抑。它的所有窗户紧闭,自从日本人将这里占为驻华北特务总部以后,人们可以说,根本就没看见这些窗户开启过,里面透出的灯光,象是点点鬼火,伴着都市上空稀疏的星,冷冷的,闪着寒光,让人不寒而栗。夜风吹得树条和电线发出的攸攸鸣叫,和楼里传出的铐打声混在一起,使整栋房子像一座人间炼狱。

     在它二楼一间会议室里,日本驻天津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日本天津驻屯军司令香维一郎,关东军参谋本部参谋小松三雄,土肥原贤二的助手专田盛寿等,就奉军撤出关外,蒋系部队进驻京津后的形势与对策,中国抗日力量的演变等题目正进行激烈争辩。会议一结束,土肥原贤二刚回到办公室,鬼子特务机关便衣队长山村一郎跑来报告。

    “报告机关长,他招了。”山村一郎如释重负,面上不露声色,心里颇为得意。

    土肥原闻听面无表情,似乎早在预料之中。

    山村一郎见土肥原没有反映,道:“他禁不住烤打,已投靠我们,如您同意,可以将他放回,作为我们地内线,下一步行动,我们地可事半功倍。”

    土肥原站起,阴沉着脸,渡到窗边,背向山村一郎,道:“你有把握,他地不会消失,能为我们服务。”

    “嘿,有把握地。我们占领他们镖局后,他私自来盗预藏的镖局金条,被我们擒获。这件事如传出去,他会身败名裂,有此把柄地,他不得不为我们服务。再则,他是刘三老乡,他们知根知底,他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所以他地,跑不了。”山村一郎见土肥原转过身来表情有缓,逐趁热打铁。忙将在秀水聚贤德茶庄抄家时,抄得一个画轴,取出奉上。土肥原喜欢中国古董文化,在他的圈子里,几乎人人皆知,这实际上也是他侵华的职业需要。土肥原不仅会讲流利的汉语,而且会讲多种中国方言,他对汉文化是下了功夫的。他利用是阎锡山同学,张作霖顾问的身份广泛拉拢结交当时中国上层人物为他所用。他仔细打开画轴见是马远的《寒江独钓图》,他看了半天也不敢断定真伪。他心里不相信是真品,但他还是小心谨慎的收了起来。他一按电铃,专田盛寿走进办公室。

    “人地,到齐了。”

    “ 嘿,到齐。”

    土肥原一挥手带着山村一郎来到会议室。阿部俊雄胳膊上缠着绷带站的笔直,土肥原看他一眼没理他。阿部俊雄悬着的心算是放下来,知道这一关算是过了。他和山村一郎交换眼神,算是心知肚明,表示感谢。众人落座。

    土肥原落座环视一下,道:“我问诸君,谁是我们占领满蒙进而占领整个支那的对手。”会场里一片安静,无人答话。“有人说是张学良,有人说是蒋介石,这都不对。我们区区五千人,轻松占领济南城。我们规定济南城周二十里内不能有中国军队,蒋的军队就模范遵守。这得力于蒋介石跑到日本跟我们签定了秘密协定。(注2)蒋介石他不会反日。丢失国土、死人都不影响蒋介石发财,跟他自己利益没有任何关系。他有一句名言‘亡给外国,还可以做亡国奴,亡给共产党,连亡国奴都不好做。’(注3)据可靠情报,在中国南方爆发了多起赤潮革命。预计蒋介石的军队将去忙‘安内’。”说到此处,土肥原阴沉冷酷的脸上突然忍不住哈哈大笑,他这一笑引起室内一片哄笑声,刚才紧张的空气一下子松弛下来。土肥原泯口茶继续,道:“李大钊被张作霖绞死了,这远远不够,必需将激进的反日分子赶尽杀绝,决不能让他们行成撩原之势。我们要抓住着这千载难逢的时机,谁耽误了,谁就是大和民族的千古罪人。”土肥原讲的激动,他上唇那颗痣跟着抖动,像是一头要吃人的野兽。说到此处土肥原一眼盯上了阿部俊雄,一声吼:“阿部俊雄。”

     阿部俊雄嘿的一声站起,头上立刻淌下汗珠,室内空气一下子紧张到沸点。

    “这次秀水行动,空耗人力物力,损兵折将,却消灭不了几个抗日分子,这是我们帝国军人地奇耻大辱。死了那么多帝国军人,可你地项上人头还在,你愧对天皇。你应切腹自裁以谢帝国。”土肥原说到此处狠狠地看着阿部俊雄。

     阿部俊雄脸色刷的一下惨白,头上立刻渗出汗珠。但他知道土肥原看不起儒弱的人,暗思只能赌一把了。他缓缓离开座位,扑通跪在地上,颤抖的手,免强装出决绝的样子抽出短刀。山村一郎见状忙上前,夺下他的短刀,两腿笔直站立,道:“机关长,请赏他一次机会,让他带罪立功。”

     土肥原见敲山震虎的目的已达到,咬着牙哼了一声,一挥手。山村一郎费力将阿部俊雄搀回座位。土肥原面色一沉继续,道:“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即将深入敌后的帝国精英,支那华北地区的军事、政治、经济、地理,重要人物的情报要靠你们去搜集,支那的内乱要靠你们去挑起,支那的重点人物要靠你们去铲除,你们肩上的担子重啊。天皇对你们怀有殷殷的期盼,你们成功了就是帝国的英雄。”说道此,土肥原顿了顿,环视一下:“山本英竹。”随着土肥原的喊声,座位上腾的又站起一人:“嘿。”。

    “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是大本营谍报处特一课的山本英竹参谋,他是大日本帝国的毒品专家,屡立战功。大家欢迎。”掌声一落,土肥原,又道:山村一郎,山本英竹,阿部俊雄留下,散会。”土肥原阴沉的脸仍紧绷着,望着他们三人:“你们要拿出斩首和捕捉计划,注意是斩首和捕捉。这一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言罢,他离座而去。

     三个人回到山村一郎办公室,阿部俊雄尚惊魂未定,不愿讲话。山本英竹虽踌躇满志但也似有心事。山村一郎见状带他们来到59号对面的小岛餐厅。这个餐厅虽也对外营业,实际上也是鬼子特务机关办的。当时来59号的人比较杂,各色的人,有不愿进59号的,也有是小鬼子不愿意让进的,这个餐厅就成了鬼子特务机关的一个缓冲场所。

     山村一郎这一次秀水之行,可以说是名利双收。于公,他发展了一个内线,于私,阿部俊雄强抢的财物和妇女大部都归了他。当然他也对得起阿部俊雄,尽量在土肥原面前替阿部俊雄周旋,帮他渡过难关。来到餐厅山村一郎谈笑风声,即给山本英竹接风,又给阿部俊雄压惊。一同喝了几杯,阿部俊雄渐渐缓过神来,他必竟已来到中国多年,也已经过了不少阵仗。他脑瓜转了转,寒暄过后,眯起三角眼,言道:“山本兄,特一课都是精英高人,军中无人不知,今后行动多多仰仗。”

    “阿部兄,客气地。这些时日你出生入死,我佩服得很。而支那人竟如此狡诈地,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山本英竹说话语音不高,但愣角分明的脸上透着杀气,似乎有些话还没有说出。

    “阿部兄说地对, 山本兄是精英中精英,不仅武艺高强,而且是施毒高手,无人能敌。咱们地,干一杯,预祝山本兄旗开得胜。”山村一郎提议,三个人一干而尽。山本英竹喝罢,有意将杯子撴在桌子上,压出印痕。

     阿部俊雄见山本英竹的言语动作之中,即显露豪气,又似有仇怨,胸有城府,又不想多说。逐言道:“好,这次山本兄出手,我地多派人手,由山本兄统一地指挥,定能马到成功。”阿部俊雄有自己的小算盘。他的二进秀水,领略了秀水人的胆略和智慧。他由开始的看不起中国人,变成了现在的黔驴技穷,无计可施。他想把山本英竹往前边推,无论胜负他好有个缓冲。

     “不,敌后特种作战,人在精,不在多。人多易暴露,反成对手靶子。对手利用地利,人和,我们地容易吃亏。这次行动如我们再有人员地损失,你我地无法交差。”山本英竹的一席话,不得不让阿部俊雄刮目相看。眼前这位新到的年青人不仅有豪气,有胆识,而且老到沉稳。阿部俊雄仔细端详,山本英竹看上去比死去的山本英松要年青,而且长得十分相像。阿部俊雄有心要问他,是否认识山本英松,但见他自己不提起,怕引起他不快,把话又咽了回去,道:“依山本兄意见,我们地该如何行动?”

    “这次,我亲自出手。安排两名熟悉对手的人,随我同行。再由数人组成一个精干小队,与我保持联络即可。”山本英竹语音不高,但很坚定,而且显现胸有成竹。

    “据我的内线报告,我们通缉的要犯,支那人姜涛和自香,近日已启程奔恒山,预计他们第一站要到保州云天武馆稍停。”山村一郎道。

    “此情报可信度地,有多高。”山本英竹认真问。

    “几乎可以说百分之百,此情报地来自他们内部。”山村一郎掌握如此关健的信息,语音里充满得意。

     阿部俊雄一脸狐疑,道:“山村兄,你地保密工作,做地不错。”

    “单线连络,这是纪律,还望阿部兄体谅。”山村一郎听出阿部俊雄话里有话,怕他难过,便忙解释。

     阿部俊雄见山村一郎如此说,心里有些悲凉,暗思,看来自己忙前忙后,纯是瞎忙,比起他们这些科班出身的特务,真是自愧不如。他们一出手就名利双收,自己却差点把命搭上,得给自己留条后路。想到这阿部俊雄,激道:“山本兄,人太少了,怕地不行,支那人狡猾地。”

    “哼,支那人再狡猾,也逃不出我手心,我要让他们地拿命来。”山本英竹冷冷言道,说着将手里茶杯捏的粉碎。

    “山本兄,你这次到保州可到保州松本盛大药房找松本丸二老板,那是我们的保州联络站,松本丸二先生自回助你。来,我们为山本兄的马到成功,干杯。”山村一郎言罢带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 注1)天津日租界宫岛街59号张园即现在的天津市和平区鞍山道59号张园,是清代两湖统制张彪于1915年所建,后被日本人占为驻华北特务总部。

    (注2)见唐人著,上海文化处版社出版,《金陵春梦》第一集。

    (注3)见唐人著,上海文化处版社出版,《金陵春梦》第二集。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