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渤

记录文字中的脚步,也许在跋涉探索中,能留下些什么。

 
 
 

日志

 
 

【原创】云天双侠 第六回  

2014-09-17 10:30:3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云天双侠 第六回 - 江渤 - 江渤

                                                              《燕赵英雄传》第二部

                                   云天双侠

                       第六回   奔芦花寨   求方解毒

     山本英竹和姜涛对阵,是殊死博斗,以命相拼,招招均是痛下杀手。姜涛飞出的镖自然也使出了全力,以伤及山本英竹的腿骨。姜涛要不是顾及自香,追上去,那山本英竹还真是凶多吉少。山本英竹强忍剧痛回到松本盛大药房。松本丸二见山本英竹伤的不轻,有些出乎预料。松本丸二担心云天武馆发现山本英竹的行踪,找上门来。松本丸二帮山本英竹处理好伤口,建议他立即离开保州返回天津。在速回津这一点上,山本英竹和松本丸二的意见是一致的。但出发点完全不一样,松本丸二是害怕暴露,害怕山本英竹坏了他的计划,他不仅要为特务机关收集情报,他自己更想发财。山本英竹是知道自香已中毒,已占先机,他认为姜涛要救自香,就必须找他要解药。回天津以逸待劳,布下陷井,可稳操胜算。比在保州战下去的风险要小得多。山本英竹不愿再耽搁,准备连夜返回天津。但他带来的几个人却意见不统一。有人提出再强攻武馆,或埋伏在暗处进行暗杀。山本英竹认为不妥,胜算不大,而且很有可能造成人员损失。两种意见相持不小,最后山本英竹决定带着两人回天津。其余几人留下来,边相机行动,边等待命令。 

     姜涛更是片刻也没有耽搁,披着夜色,急急背着自香从偏门离开武馆,雇了辆马车直奔芦花寨。姜涛和芦花寨主虽从未打过交道。但姜涛从芦花寨主部众古月胡杨等人口中,得知芦花寨主疾恶如仇,由其痛恨小鬼子制毒贩毒。和鬼子毒贩进行了长期的惨酷斗争。芦花寨主在江湖上传闻甚多。有人称她为神剑毒仙,有人称她为百变雪狐,有人说她虽老态龙钟但仍踏雪无痕,施毒如风。也有人说她貌美如花,白衣胜雪,毒行天下。尽管众说纷纭,但有一点却是异口同声,那就是她不仅武艺高强,而且施毒解毒之技,以达炉火纯青,无人能及,堪称毒王。姜涛认定芦花寨主一定能解自香所中之毒,救下自香的性命。

    马车在土道上颠簸着急行。 姜涛将自香揽在怀中,看着自香的病容,心中难受,人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姜涛心里难过到了极处,他和自香在刀从剑阵里闯过了一关又一关,那么多凶恶的鬼子都奈何不了他们,没想到被自己人中的败类所害。姜涛后悔午饭时,自己怎么就没先吃呢?自己怎么就没提前想到呢?想到这,姜涛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热泪禁不住的滚下脸颊,滴在自香苍白的脸上。自香缓缓睁开眼睛,见姜涛泪眼模糊,痛入骨髓地望着自己,心中疼惜姜涛,柔声道:“男子汉大丈夫,不许总掉泪。”说着用手轻轻抹去姜涛脸上的泪珠。又宽言相劝道:“人总有一死,我有知我疼我的涛哥哥,我已足矣,我很幸福。我们不需要悲伤。我们终日在刀阵里闯生活,我们要把生死看淡呀,涛哥哥。”

    “香妹,你说的对,我们生在一起,死在一起,如治不好你的病,我陪你同走黃泉路,到了阴间咱们做夫妻。”自香柔弱的娇手捂在姜涛的嘴角:“不要光说死、死的,我们不是还好好的嘛。”自香紧紧靠着姜涛,头无力地贴在姜涛宽厚温暖的胸膛上,嘴上说着,眼里却也淌下了热泪。自香热爱生活,对美好的生活充满着无限的向往。“涛哥哥,你不是爱听我唱歌吗?我给你唱一个歌。”

    “香妹,你休息一会吧。”

    “ 不,我要唱,我怕以后没机会唱了。

     吴山青,越山青,

     两岸青山相送迎,

     谁知离别情。 

     君泪盈,妾泪盈,

     罗带同心结未成,

     江头潮以平。”

     这是北宋初年林逋的一首长相思。自香唱的轻轻,唱的柔柔,自香是用心在唱,一曲唱毕,自香以泪流满面。姜涛忽然醒悟,自己太愚笨了。自香在病中,悲伤过度即伤身又无益病情。自己是一个男子汉,此时不是多愁善感的时候。要鼓起勇气,给自香以信心和力量。姜涛想到这,精神一震,为自香擦去眼泪,道:“自香,我想了,你的病一定能好,毒一定能排掉。山本英竹也中了毒,他即能解,咱就能解,用不着悲观。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这个坎咱一定能过。”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人随着信心走,由其是男女在一起,男人往往起着顶梁柱的作用,对女人影响很大。男人应当是山,应能撑起一片天。

    自香深情望着姜涛,心里虽知是姜涛在宽慰自己,但还是不哭了。

    姜涛盯着自香的脸,道:“你这一激动,脸上又有了些红润,我想起了你在芦花荡里娇艳欲滴的绯红。”

    自香听姜涛这一说,想起在芦花荡里两人相拥的情景,顿觉不好意思起来,心里荡起春情,脸上还真的燃出一丝绯红,嘴角流出了丝丝甜蜜。“你给我唱一首歌好吗?”

   “可我不会唱歌呀。”

   “你就唱嘛,凡是你唱的我都爱听。”

   “我随父在塞北戍边时我还小,那时我听到的,读的最多的就是岳飞的《满江红》。这首诗我记得牢,我背给你听,好吗?”

   “好,我爱听。”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姜涛轻轻的背诵,声调不高,却也抑扬顿挫,铿锵有力,语音里饱含了男子汉的涨力。姜涛喜欢这首诗,这首诗对姜涛的影响很大,也反映了姜涛的精神风貌。

    自香望着姜涛红彤彤的脸膛,听着姜涛铿锵有力的发音,心里充满了爱意,偎依在姜涛的怀里,心里踏实安稳,脸儿荡出幸福甜蜜。

    夜幕渐渐退去,天已大亮,盛夏季节,天气正热,朝阳迅速在大地上腾起热浪。马车本来就颠簸再加上车厢里闷热,人更加难受。姜涛担心自香吃不消,心里焦急但也无计可施。马车迎着朝阳行驶了一程,来到文安湖,文安地势低洼,十年九涝,文安湖的水面,根据水情的大小,面积会有很大变化。姜涛见文安湖清澈的湖水,汪洋一片,心中大喜,姜涛知道文安湖连着淀文河。这样就可以走一段水路了,因不绕道还可以省一些路程,虚弱的自香可舒缓一下。主意已定,姜涛叫停马车,将自香背下车,结了账,辞了车夫。俩人吃了点干粮,姜涛背着自香沿湖边走边找船。终于见到一条小船,上面载着不算多的货物,一位商人和一个保镖模样的人押着货。岸边水浅,船儿行走自然不能离岸边太近。姜涛好不容易看见船,便开口问道:“船夫老伯,我带着病人,行路艰难,能否载我们一程。”

     驶船老伯,面目和善,见人有难相求,不好拒绝,但已为人载货又不便答应,便道:“船儿不能靠岸,你如能上来,也可。”老伯也是寻思,船儿离岸边有丈余距离,那人又背着病人,怎能上得船来。不料想姜涛是负有高深武功之人。姜涛一招云天纵高高跃起,背着自香飞身上船,更妙的是姜涛提气落船,用了一招蜻蜓点水的上承轻功,轻轻稳稳落在船上。

    船上三人大吃一惊。由其是押货的那商人和保镖顿时紧张,那保镖唰地抽出单刀。姜涛在船头稳稳一站,道:“老伯、二位大哥,不要误会,我为救病人,实是不得已开口相求,绝无任何歹意,恳请几位体谅,船钱我照付。”

    那商人见姜涛说的恳切,又见自香一脸病容,道:“张兄,你干麽这么紧张,快把刀收起来。”又面对姜涛言道:“好说,好说。都是艰难路上人,理当相互照应,何况我还能省一些运费,大家坐,坐。”实际上这商人心中也有盘算,这人上船的功夫绝不在保镖之下,要是真的打起来,怕这保镖也没有胜算,只能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那保镖收起单刀,但他心里不踏实。他见姜涛年纪轻轻,也就二十多岁,但他上船露的这一手功夫,确实俊的很,便开口问道:“不知你师承那一门,在江湖上是否有些渊源,还请赐教。”他见姜涛功夫不弱,语言便也不敢放肆。

    姜涛和他素不相识,也就不愿直接说出自己的身份,便反问道:“不知,您是否知道威远镖局?”

   “啊,威远镖局威震一方,我们走镖之人,哪有不知。”那保镖道。

   “我是威远镖局展总镖头之女飞燕女侠的师兄。”姜涛道。

   “雪影飞鸿飞燕女侠,雪影双剑使得出神入化,无人能敌。您身为飞燕女侠的师兄,那武功定更胜一筹。啊,失敬,失敬,”那保镖听姜涛如此说,迅速将你变成了您,语言也谦恭了许多。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习武之人,各有千秋,不论短长。”姜涛不卑不亢,款款而言。

   “啊,啊,兄台所说极是,极是。”那保镖态度越发谦恭,但姜涛也看得出,他并没有放松戒备。姜涛取出一粒云天玉露丸给自香服下,又让自香喝了点水。湖上清风吹来,暑气全消,人舒服了许多,姜涛扶好自香,为自香运功排毒。

    那保镖见自香脸色惨白,印堂泛青,双目无神,看得出自香病的不轻,心下稍安.


评论 (0)  |  阅读 (0)  |  固定链接  |  发表于 2014-09-17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