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渤

记录文字中的脚步,也许在跋涉探索中,能留下些什么。

 
 
 

日志

 
 

【原创】云天双侠 第二十七回  

2015-03-09 22:21:33|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云天双侠   第二十七回 - 江渤 - 江渤
                                                                            《  燕赵英雄传》第二部
                                                                                         云天双侠
                                                                 第二十七回  至爱之恋   生死与共

          小鬼子们得意忘形的狂嚎,姜涛、自香全当没听见。姜涛揽着自香,见自香面容憔悴,衣带渐宽,难抑心中酸楚。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此时姜涛见自香一脸病容,禁不住眼角含泪,道:”自香,你怎么不吭一声,就离我而去呢?你大病初愈,身体虚弱,就踏上这小鬼子陷井遍布的万险之路,该有多危险呀,你如若有个三长两短,我能独活吗?“姜涛说着已有些哽咽将自香紧紧的揽在怀里。
  ”涛哥哥,我错了。我不该以这种方式报恩,更不该负气,我后悔死了。“自香双手搂在姜涛的腰间,将脸紧紧贴在姜涛宽厚的胸膛上,“涛哥哥,这几天我更发现,我离不开你,没有你在身边我睡不好觉吃不下饭。”
  山村一郎见姜涛自香在众多人围困之下豪无惧色,如在无人之境般的卿卿我我,气不打一处来。举枪朝姜涛的上方连续射击。子弹裹胁着破空的风声,凛冽的鸣叫,在寂静的山间引起连续的回响。但枪声没有惊得动姜涛和自香,姜涛和自香在山顶上迎风站立,衣袂被山风轻轻吹起,他她们的身影映在天幕上,如不朽的英雄雕像。枪声到是惊动了小鬼子脚下杂草中的野兔,野兔弄出的响声惊的小鬼子们疑神疑鬼,担心地向山下望着,担心姜涛来了援兵。
  自香环视一下狂嚎着的小鬼子们,一脸的鄙夷。自香收回目光,依偎着姜涛,道:”涛哥哥,都是因为我的鲁莽,才给了小鬼子机会,让他们的阴谋得逞,让咱们陷入了如此绝境。涛哥哥我来引开小鬼子,你想办法冲出去,好来日再为我报仇。“
  “自香,你又说傻话,咱们死活在一起,永不分离。”
  “嗯,永不分离。”自香说着淌下泪来,更紧地贴在姜涛的怀里。
  姜涛用手将自香脸睱上的泪珠轻轻抹掉,安慰道:“自香不哭,咱们战济南,战秀水,战保州,一路走来,歼灭了那么多的小鬼子,咱们早已够本了。”
  自香听着姜涛的话语,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擦干眼泪,一汪春水的眼儿深情地望着她的涛哥哥。是啊,自香从认识姜涛那一天起,姜涛就是一个疾恶如仇,对坏事作绝的小鬼子恨之入骨的人,为报家仇国恨他早已将生死置之渡外。姜涛在济南不畏险恶勇闯鬼子武馆除奸,在秀水勇战擂台智惩强敌,去天津更是智勇闯鬼窟助雪莲除敌夺解药,那一次不是惊险万分九死一生。姜涛憨外慧中,粗中有细用生命用全部身心呵护着自香。自香望着姜涛,心中思绪万千,她是多么想在她的涛哥哥面前举案齐眉,夫唱妇随,相夫教子过上田园生活啊。是万恶的小鬼子杀害了他们的亲人,霸占了他们的家乡,剥夺了他们过上美好生活的愿望。自香目光从姜涛身上移开,环視小鬼子。自香的目光里没有丝毫的恐惧,而是充满了愤怒的火焰,恨不得将眼前的小鬼子瞬间烧成灰烬。
  自香愤怒的目光,在山村一郎眼里,认为那是无奈的绝望。甚至自香的满面怒容,他都认为那是巨大的吸引力。自香袅娜的身形似乎更让他看到了成功的希望。但姜涛坚如盘石般的沉稳,深邃不露的目光,威武的身躯给山村一郎心理带来一种无形的压力。姜涛凛凛威立,面对环伺的强敌面不改色,平静地呵护着他的娇娘。山村一郎心里不得不叹服,姜涛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山村一郎心中默念,姜涛呀姜涛,你生不逢时,谁让你生在了一盘散沙遍是懦夫的支那,你空有一身本事,今天你不投降就只能是死路一条。山村一郎想到这,挥手示意小鬼子们往上压。小鬼子们蠢蠢欲动,缓缓向姜涛自香靠近。
  姜涛不露声色一招梅瓣五展,嗖的一声,五支飞镖带着风声插在山村一郎跟前一块山石上。山村一郎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暗思这飞镖的力道如插在人身上,足可以穿出五个窟窿,胜利在望可不能大意。山村一郎迅即躲在一块山石后指挥,小鬼子们见了山村一郎的举动也变的磨磨蹭蹭起来。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人一有了杂念就往往误事。这时如山村一郎带头向上一冲,战斗也许早就结束了。但山村一郎又想立奇功捉活的,又怕死,心底又贪恋女色,本可以速战速决的事就一下子变的相持起来。
  姜涛见小鬼子们持枪步步为营,分层交替掩护不断的缩小包围圈,知道今天很难再躲过这一劫,心情反而坦然下来,言道:“自香,你在想什么?”
  自香听见姜涛在问,用那略显苍白的粉唇在姜涛的胸前吸允出了深深的唇印,吸罢望着姜涛的眼睛,脸上透着羞涩的微笑,道:“我在想,我好幸福,今后我能和我的涛哥哥永远在一起了。”姜涛将自香拥的更紧了,在自香的额头上爱恋的深深一吻。
  “涛哥哥,以后我天天给你洗衣服,做好吃的,我们还会有一群儿女,我们的儿子个个像你威武不屈顶天立地,我们的女儿个个飘亮如花飒爽英姿。”自香喃喃说着,脸上渐渐泛起了红晕,甜甜的笑着,似乎沉浸在美好的生活里。
  姜涛的心里暖暖的,当初自己一人闯荡江湖时,是抱着杀敌一个是一个的理念,过着今天不想明天,生活上是一个地道的流浪汉。自从身边有了自香,身边就有了温馨,有了歌声,有了知冷知热的人,有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在血雨腥风里两人共同面对强敌,出生入死,肝胆相照,以命相护。自香身为一女子但从不避艰险,面对惨忍至极的强敌,从不退缩,是真正的女中豪杰。自香对自己柔情似水,细心体贴,无微不至的关爱自己,是自己完美无缺的人生伴侣。世事险恶难料,自香呀,我们今生做不了夫妻,来生也要做夫妻。姜涛目光里饱含柔情看着自香,听着自香深情的话语,心中波澜起伏。
  "涛哥哥,你在想什么?"自香轻轻柔声问。
  “我在想,我们的女儿一定会像你一样飘亮,一定会像你一样善良,一定会像你一样勇敢。”
  “涛哥哥,我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吗?"
  ”嗯,比我说的好多了,要好上一千倍一万倍。我真的好辛运,老天爷让我遇上了我的好自香。“
  自香笑的更甜了,是发自心底幸福的笑。那笑里充满了自豪,充满了对小鬼子们的藐视。
  山村一郎见姜涛自香镇定自若,由其是那旁若无人的笑,根本就没把荣辱生死放在眼里。他不相信在支那的大地上还有这样的人,他在日本特务大本营以及日本关东军受训时听到的全是支那人如何的儒弱如何的任人宰割。他看着眼前的姜涛和自香,让他不寒而栗,他们的表现和以前听到的宣传有着天壤之别。山村一郎明白了,他的前任屡屡失败绝不是偶然的。如果支那人尽如此,那征服支那人就永无指望。山村一郎想到这不由得掂了掂手中枪,一旁的中村秀男摸着脖子上的刀伤,远远的死盯着姜涛、自香。他差点死在姜涛手里,对姜涛恨之入骨,要不是山村一郎想捉活的,他早就开枪了,他甚至后悔没什么没趁乱早点开枪把姜涛打死。他见山村一郎若有所思,有改变主意的可能,便立即荐言道:”山村兄,这样相持下去不是办法,夜长梦多呀,时间长了谁知会发生什么变化。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影响弟兄们情绪呀。我看一顿乱枪将姜涛除掉,剩下那个小妞就好办了。“中村秀男说完,献媚地嘿嘿干笑。
  ”你懂个屁,他俩心连着心,姜涛活着那小妞能活,姜涛死那个小妞死,你以为死一个,另一个能不跟你拼命,还能活。“山村一郎嘴上这样说,但他实际上也不愿就这样再相持下去了,他看明白了,想让姜涛投降跟本就是一个幻想,跟本就没有实现的可能,这样相持是空耗时间。山村一郎想到这终下决心,先除掉姜涛再说。突然迎面飞来一阵镖雨,姜涛自香纵身跃起,衣袂飘飘,纵下了山崖。山村一郎大惊失色,领着众人跑到山顶,举目向深不可测的谷底望去。静静的山谷寂静无声,万物都似乎在瞬间屏住了呼吸,只有两只山鹰在空谷里傲翔,时儿冲上兰天博击长空。山村一郎茫然若失心中稠怅,他右脚一下踩空跌坐在山石上。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