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渤

记录文字中的脚步,也许在跋涉探索中,能留下些什么。

 
 
 

日志

 
 

【原创】云天双侠 第三十二回  

2015-04-18 21:17:3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云天双侠 第三十二回 - 江渤 - 江渤
                                                                           《燕赵英雄传》第二部
                                                                                            云天双侠
                                                                        第三十二回 墨石山除奸 勇救墨荷
           姜涛要暗中尾随老猎人上山,自香也要去,姜涛坚决不同意。自香无奈拉住姜涛道:“你要自己去必须听我一句话。“                “嗯”姜涛顺从地点点头。
            自香道:“你此次见了小鬼子万不可讲什么先礼后兵,那易遭小鬼子暗算。面对豺狼,杀人恶魔就要先下手为强,除掉一个是一个。”
           “嗯,我记住了。”姜涛诺罢,毅然转身,闪出门外。 姜涛心中惦着自香,恨不得快去快回。他出了门,行动如风,腾步流星般向墨石山奔去。为了突然性,他选择从后山上山。姜涛刚穿出一小树林就听见悲戚的哭声,哭声凄凄惨惨让人不忍卒听。姜涛寻声望去,见在一座新坟前有娘子俩在恸哭,"冤家呀,我不让你上墨石山,你就是不听呀,我们就是讨饭也不能上墨石山呀。如今你丧了命,叫我们娘俩怎么活呀........。 “姜涛从那妇女的哭声中听出,冤情定和这墨石山土匪有关,俗话道,‘同病相怜,同情相惜。’姜涛也想了解点山上情况,便急步走过去相劝道:“大嫂,要节哀,多保重。"
          “ 我丈夫被山上的恶人害死了呀,我们成了孤儿寡母呀,苍天呀,这是什么世道呀,.......。”那妇女心中难过,一时也说不清楚。那妇女身边跪着的小男孩看上去有十二、三岁,紧咬着双唇, 眼里淌着泪, 目光饱含愤恨。姜涛见此情景蹲到小男孩身边说道:“小兄弟,我正要上山报仇,你父亲是怎么死的你告诉我,我也要替你们母子报仇。”
           那小孩看了看姜涛,言道:“昨天,我妈让我上山喊我爹回家。我爹和我刚走出娘娘宫,就有两人追出来了,他们喊的话我听不懂,我爹让我快跑,爹为保护我被那两个人用枪打死了。”
         “ 再见到那两个人,你能认出来吗?”
         “ 扒了他们的皮,我也能认出来。”
         “ 这上山的路,你熟吗?”
         “ 熟。叔叔,你要真是上山报仇的,我给你带路,我也要给我爹报仇。“这小男孩说话稚气未脱却说的斩钉截铁。
        “ 不,你告诉我路怎么走就行了,你还要陪好你的母亲。”
         那妇女大概是听到了姜涛的语音,突然止住了哭泣,言道:“壮士,要是能给我丈夫报仇,我们娘俩一起给你带路。”这妇女的言语大大出乎姜涛的预料。姜涛望去,这妇女被山风吹的红里透黑的脸厐尽显太行妇女的坚韧和强悍。姜涛理解她们娘俩的心情,但姜涛知道此行凶险,决不能让她们上山,便言道:”大嫂你指点一下路径就可,不用带路。“
         那妇女见姜涛态度坚决,便不再多言,详细的将上山路径给姜涛说了一遍。
         墨石山的上山路径并不复杂,姜涛的动作又敏捷,不久就远远看见了娘娘宫。姜涛借着山林的掩护直奔后门,见后门紧闭,便又绕道庙侧,跃上一大槐树。姜涛居高临下刚举目观望,神情一下子就紧张起来。猴头领着老猎人在前,在山下新坟前恸哭的娘俩紧随其后,也来到了娘娘宫。他们进了娘娘宫,径直奔大殿。整个娘娘宫里看不出有什么戒备,姜涛暗思看来这伙土匪内部组织杂乱无章,就是一伙乌合之众。姜涛从树上跃下,借树木掩护又悄悄跃进院内,隐在大殿窗外一便于观察之处,没惊动任何人。
         为等老猎人的到来,大殿内黑毛鬼和墨荷并排坐在正面,小鬼子坐在黑毛鬼的左手,另一小鬼子站在他身后,黑毛鬼的几个心腹分列左右,其他的人在大殿内散站着。老猎人一进大殿,殿内空气顿时有点紧张。黑毛鬼挥挥手让猴头站到一旁,言道:”我老丈人驾到,快给我老丈人看座。“
          墨荷看见爹面容憔悴,几天不见似乎又老了许多,”爹。”一声哭喊了出来,墨荷想站起来,但手脚被绑站不起来。
          老猎人见女儿被绑大怒:”黑毛鬼,你快给我女儿松绑,不然我和你拼命。“
          黑毛鬼干咳两声,道:“老丈人在上,请息怒。今日是我和墨荷的良辰吉日,您老要是成全了我们。我不仅会松绑,而且天天让您和墨荷吃香的喝辣的,享不尽的福。如若不然,那墨荷就会天天生不如死。”墨毛鬼这几句台词在肚里已默念了不知多少回了,一口气全背了出来。墨毛鬼这几句话气的老猎人火冒金星,握紧手中的铜烟袋就要和黑毛鬼拼命,被几人拦住了。出手相拦的这几人说是帮黑毛鬼,到不如说是怕老猎人吃亏。
          坐在黑毛鬼身边的东洋鬼子抓住机会说话了,“老猎人地,你地不要发怒,我地出一个主意,.......。"小鬼子刚说半截,突然钻出一个小孩大声喊道:”娘,就是这两个人打死了我爹爹。“随着小孩的喊声,那名在山下哭夫的妇女站了出来,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这名妇女面对仇敌,没有一丝惧色,用手指着小鬼子,咬着牙道:”杀人恶魔,我今日跟你拼命。“这名妇女显然也很冷静,用眼扫视一下身旁的几位山民,道:”乡亲们,使枪的东洋鬼子昨天杀害了我丈夫,明天他就会杀害你们,怎么也是一个死,不如现在就跟他们拼了。“她说着奔前两步,一头朝那小鬼子撞去。这些到中国内地收集地理情报的小鬼子特务,本来就都有些武功基础又经过鬼子特务机关的专门培训,因此都有些敏捷身手。小鬼子一侧身,抬腿一脚朝那名妇女踹去。这一脚踹得不轻,那妇女顿时倒地,口角淌出鲜血。小鬼子的举动激怒了众人,一名壮汉喊道:”小鬼子,出手狠毒拿我们不当人,我们跟他们拼了。“随着这壮汉的喊声,有几个人向踹人小鬼子扑来。另一个小鬼子抽出枪来,砰的一声,一枪正击中带头的那名壮汉的头部,那壮汉晃了晃倒下了。这小鬼子将枪摆了摆,嘴角流出轻蔑的冷笑。大厅内一时僵持。
           突然一支飞镖嗖的一声正中这小鬼子持枪的右手,短枪啪的一声掉在地上。一条人影飞来,足踏一人的肩头跃起,手中长剑飘天一割,直奔这小鬼子的咽喉。这小鬼子矬身来躲,被削掉一层头皮,那长剑顺势反手又是一招仙鹤摆翅,剑招快如闪电,这小鬼子那里还躲得开,颈部瞬间被云天软剑划开了三分之二,扑通倒地丧命。那个踹人的小鬼子,惊慌中忙掏枪,举枪便射,姜涛一招虎尾脚扫的小鬼子一个趔趄,子弹射偏。剑随人到姜涛直刺小鬼子咽喉。姜涛一气呵成的凛厉招式让人惊心动魄立刻惊呆了全场。姜涛稳稳将两只枪收起,周围的人才缓过神来。 见姜涛威风凛凛,手中云天软剑闪着点点寒光,两的小鬼子横尸地上。姜涛挟灭鬼之威一抖云天剑,剑尖直指黑毛鬼,道:“放了墨荷,饶你不死。”
        从震惊中首先缓过来的是黑毛鬼,在他的江湖里,他还没有见过功势如此凌厉的人,他暗思此不速之客的武功远在自己之上,但他也必竟见过了太多的血醒场面,就是有一线生机他也要赌一把,也正是他自己的这种赌徒心理,害了他自己卿卿性命。他迅捷将双手扭住了身旁墨荷的头部,只要他双手一绞,墨荷就会颈断人亡。墨毛鬼冷冷朝着姜涛言道:“要想墨荷活命,必需一命换一命,由你来顶。”
        姜涛见墨荷身处险境命危一念之间,心中暗暗着急,立刻豪不犹豫,凛凛答道: “ 好,你放了墨荷,我做你的人质。
         “好,是一个男子汉。你先放下武器。”黑毛鬼见姜涛上套,进一步诱惑。
         “壮士,不要信他的话,他是一个杀人恶魔。”墨荷见姜涛上勾,要放下武器,急急喊道。老猎人见状高喊,“黑毛鬼,你不要胡来。”
         “墨荷的命,只能由这位壮士换。”黑毛鬼说着手上又加了劲,墨荷手脚被缚,头部又被制,一动也动不了,憋的她满脸发紫,眼里急出泪来。
         “ 好。”姜涛一个好字出口,将手中云天软剑一抖,那软剑带着响声插到了大厅内的木柱上。
         “来人,将他给我绑了。”黑毛鬼似乎完全从惊悸中恢复过来,大声令道。
         黑毛鬼的几个心腹知道有黑毛鬼在才会有他们的利益,这几个人又见姜涛似乎被黑毛鬼震住了,便涌上来要绑姜涛。黑毛鬼见状心里乐了,心想乳臭末干的小子,你也不想想,你要是死了,墨荷能跑得了吗?墨毛鬼想到这禁不住大笑,手也放开了墨荷的头部。姜涛突然发力一招云天纵飞向黑毛鬼,袖中短刀一招仙人指路刺进黑毛鬼的咽喉。黑毛鬼笑声嘎然而止命丧当场。姜涛随即用短刀划断了绑在墨荷身上的绳索,转身面对听令黑毛鬼的几个人,道:“有不服气的站出来。”猴头早吓的有点哆嗦,见状就要往外溜,刚一迈步被老猎人一烟袋锅敲在膝后膝关穴上,扑通跪在了地上。那几人见状也跟着跪在地上求姜涛饶命。
         “我今天不杀你们,放你们一条生路。但我告戒你们,今后一不许帮东洋人做事,二不许为非作歹欺压百姓,如若不然我定当不饶,你们走吧。”姜涛一语毕,猴头等跟黑毛鬼关系密切的几个人走了,但大厅里还有多人没有走。墨荷过来扑通给姜涛跪下了,道:“恩人舍命救我,请受墨荷一拜。”言罢就给姜涛磕头,被姜涛一把搀起,道:“墨荷,不要如此,这是我应做之事,你的父母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墨荷转身扑在老父亲的怀里失声痛苦。这时姜涛上山时遇见的那名妇女领着孩子也过来谢恩。突然大殿内未走的八、九名壮汉扑通都给姜涛跪下了。只听其中年长的一位道:“我们肯请义士做宫主,我们愿跟随左右。”姜涛一边说着:“不可,不可。”一边慌忙给大家扶起来。那位年长者道:“还望义士好事做到底,刚才走掉的几人现在肯定是奔宫后山上仓库而去,我们追不追过去日后都免不了一场血雨腥风,今日大家结下的梁子,日后我们恐怕无法收拾。”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