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渤

记录文字中的脚步,也许在跋涉探索中,能留下些什么。

 
 
 

日志

 
 

【原创】云天双侠 第三十八回  

2015-09-30 11:12:2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燕赵英雄传》第二部

                                                                                   云天双侠

                                                                第三十八回 历经磨难 终见母亲

几天下来墨石山已安定,这天早上晨练结束,姜涛将老猎人杨大爷一家约到自己房中,言道:“大爷,大娘,墨荷,现墨石山已安我和自香必须要去恒山见母亲了,母亲现在的状况我们一无所知,我们日日寝食难安,望大爷、大娘、墨荷您们能理解和支持。”

有姜涛、自香在墨石山,大家就有了主心骨,他二人要离开哪怕是短暂的离开,也是大家不愿意见到的。杨大爷习惯地狠抽了两口旱烟袋,他当然不愿让姜涛离开,但百事孝为先,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当初如不是为了救墨荷,他们小夫妻怕早已回到恒山见到了母亲。杨大爷缓了缓道:“去吧,应该去了,一晃自香父亲都离世几个月了,你们还没见到母亲,也不知她老人家近况如何,也真难为你们了。我有一颗收藏多年的灵芝你们带上,我再收罗些山珍你们也带上,算是我们一家的一点心意,谢谢她老人家养育了这么好的儿女。”杨大爷顿了一下又道:“墨石山也不能没有你们二位,如果情况许可的话,望你们能快点回来。”

姜涛取出从东洋鬼子手中缴获的那两支短枪,道:“这两支枪一支就送给杨大爷,一支送给墨荷,您们父女枪法不错,这短枪您们佩戴在身上定能避邪,就是子弹少了些,待我回来,我还可取回几支枪,子弹我们也可再从东洋鬼子的手中去夺。”自香从姜涛手中接过一支短枪,插在墨荷腰间的功夫带上,端详着墨荷道:“这一下我的墨荷妹子更威武精神了,真正一个女中豪杰。”自香本想把面色沉郁的墨荷逗的开朗一些。可墨荷却一把抱住自香眼中擒泪道“嫂嫂我真离不开你们呀,你们快点将伯母接来墨石山一起住。”墨荷的情绪一下子感染了自香,自香眼中也湿润起来,想到这些时日里,杨大娘一家倾其所有细心照料自己,自己身体康复的快全仰仗杨大娘一家的照料。自香站到杨大娘的面前深深一拜,“大娘,谢谢您多日的照料。”杨大娘见状一把扶住自香,道:“咱们都是一家人了,怎么还说两家话,”自香望着大娘一头白发慈祥的面容,禁不住想念起自己的母亲,眼中的热泪再也控制不住,伏在大娘的肩头痛哭起来,…….。

姜涛、自香安排好了墨石山的事务,匆匆踏上了奔往恒山的路。俩人心急如焚,马不停蹄,一路急奔。墨石山,恒山都在太行山中,两地虽相距仅有二百多里,但因都是山路崎岖难行,俩人待第二天午后才远远看见恒山太虚峰,突然从大磁窑方向传来一连传的爆炸声,稍倾大磁窑方向升起了一股巨大的浓烟,这股巨大的烟柱给姜涛和自香的心里罩上了一层阴影。姜涛暗思看来随着东洋鬼子的增多,已无安静之地。俩人心怀忐忑继续策马向恒山太虚峰急奔,来到峰下自香望着熟悉的景色,却又似已离开了许久。自香、姜涛没有停顿,沿山间小路直奔九天宫。待望见云雾缭绕,翠色掩映中的九天宫,自香强抑制着心中的激动。突然从树上落下一人,一声“自香师妹。”的呼喊从此人口中发出。自香定睛一看,正是自己的小师姐落英。自香和落英年龄相仿,在山上时俩人相处的较多关系也最密切。俩人相见紧紧拥抱在一起。“师姐,你怎么在这里?”自香开口便问。

“最近山上出现了一些不寻常的陌生人,咱们不得不加强防范。师妹你终于回来了。”

“师姐,我母亲在九天宫吗?师傅和师姐妹们都好吗?”

“伯母在,师傅,姐妹们都好。”落英回答时,眼睛瞄向了姜涛。

“哦,我还没介绍,这位是圣空师伯的弟子,师兄姜涛。”自香说着将姜涛介绍给了落英。

“师兄好。”“师妹好。”落英、姜涛相互拱手一揖

“你这一去,怎么去了这么长的时间,你也不知捎个信回来。你不怕伯母和师傅惦念吗?”刚见面落英便直言快语出声瞒怨,而且这瞒怨似乎已憋屈了很久。

自香自然知道落英的脾气,她们姐妹之间亲如一人,有话从不会藏着掖着。落英面色不悦瞒怨就是瞒怨。是啊,济南离恒山并不算遥远,自己这一去就是几个月,时间也真是太长了,自己怎么也不托人捎个信来呢,现在世事纷乱多凶险,怎能不让人万般担心。自香想到这心里一阵难过,脚下不稳突的一个磕绊,落英伸手一扶一把抓在自香胳膊的伤口上,自香本能的一个哆嗦。

“师妹,你受伤了。”落英急急问。

自香还没开口,姜涛抢答道:“自香是九死一生,侥幸回到了恒山。”

“师妹,对不起,刚才我言重了。”

“不,师姐,我理解你的心情,你们是时时刻刻在惦念我,才会这样怨我。师姐快告诉我,我母亲和师傅都好吗?”

“师妹,你注意伤口走好,咱们马上就要进宫了。”落英避开自香直视的目光,没有直接回答自香的问话,紧走两步想为自香去敲开宫门。宫们打开了,开门的师姐妹见自香回来了,自是欣喜万分,拥着自香去见师傅。

自香是俗家弟子,见到师傅跪倒在地行叩头大礼,姜涛随之。师傅忙将二人扶起,师傅见自香面容憔悴,身体动作有些迟缓,便关切地问道:“徒儿,你身上有伤?”

“师傅,徒儿已好多了,一路之上多亏师兄姜涛照顾。”师太端详姜涛,见姜涛身材宽厚墩实孔武有力,面像纯朴而又浓眉大眼的一表人才,师太看在眼里自是喜欢。姜涛见师姑端详自己看的仔细便有些腼腆,道“师姑在上,徒侄姜涛拜见师姑。”

“你就是我圣空师兄的关门弟子姜涛,真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果然一表人才。听说你师傅将云天软剑传给了你?”师太 办事向来谨慎,由其是在这多事之秋。

“正是,请师姑过目。”姜涛说着从腰间抽出云天软剑递与师姑。

圣贤大师望着这柄熟悉的云天软剑百感交集。云天派的这两柄剑,本派中人尽人皆知,当年师祖将这一对雌雄宝剑分别送给了她和圣空师兄,她二人阴差阳错,因种种变故均遁入空门,始终未能成为眷属,最后他她们在年事已高时又不约而同的均将此剑送给了自己的关门弟子,而如今这两柄剑连同它们新主人又走到了一起,看来冥冥之中上天自有安排啊。师太心中感慨将目光又落在了自香的脸上。

自香轻轻问道:“师傅,我母亲好吗?”

“自香,你二人随我来。”师太将自香、姜涛领进自己的禅房,坐下来缓缓道:“自香,你这次下山经了风雨,我看的出来你变的比以前更加坚强,今后你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应坚强面对。”

说到此自香心中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急迫问道:“师傅,我母亲好吗?”

“自香,你母亲身体无大碍,但因你父亲的去世,你母亲本就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又因盼你,没你的消息,你母亲日夜寝食难安总是怀疑你是否还安在,一时精神晃忽错乱现在口不能言也认不出人记不起事。你见了你母亲一定要挺住,我们一起想办法救治你母亲,一切一定会好起来的。”

自香闻听,头如同遭到了重力的锤击,身体晃了晃就要倒下,被身旁的姜涛一把扶住。姜涛迅即推拿自香的几大穴,稍倾自香呼出气来,嘴唇动了动,虽没发出声来,但大家也明白是要去见她的母亲。师太亲自领着来到了后院一处安静的禅房。自香的一个师妹正端着水盆从里面走出来,见到了自香,忙放下水盆迎上来帮助掺扶自香走进室内。

自香母亲静静地在床上躺着,透过窗棱射进的光映着她那满头的白发,她眼窝深陷双眼似乎已枯干,呆滞地望着屋顶毫无表情。她眼角的皱纹被泪水犁的太深了,已定形地透显着曾经的无尽思念与痛苦。高高的颧骨和嘴角之间有两道自香熟悉的透显刚毅的纹脉也已似乎定形,那干瘪的嘴唇一动不动但那口形分明是在呼喊着自香。自香扑在母亲的身上失声痛苦,悔恨痛苦绝望的泪如决了堤的江水不停地淌在母亲的脸上,声声悲泣声声嚎啕再也止不住。“妈,我是自香呀,您不认识我了吗?妈,您答应我一声啊,妈妈啊妈妈,我是自香呀。妈妈,我回来晚了,您是不是要惩罚我呀,您生气了就打我几下吧。您不要不理我呀,妈妈呀妈妈。”自香撕心裂腑的哭喊,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陪着自香落泪,几位师姐妹也哭出声来。窗外风声渐起晰晰沥沥下起了小雨,那分明是苍天有情声声呜咽跟着落泪。姜涛强忍悲痛想扶起自香被师太止住了,她想让自香把心中的悲哭出来,也许自香会好受一些。可突然自香一口气没上来晕厥过去,师太迅即出手为自香调理气息,稍倾自香悠悠缓醒过来。姜涛凑到自香耳边,轻轻安慰道:“自香,不要光难过了,咱们齐心协力为母亲疗病要紧,母亲是悲痛过度思念过度造成的失忆。现在咱们回来了,一定能把母亲治好。”自香此时脑子里一片混浊,因悲伤过度而理不清的乱,姜涛的话似乎起了作用,自香直勾勾地看着姜涛,似乎想从姜涛的脸上看出希望。

“自香,你旅途艰险劳顿,身上又有伤,后面你母亲还要你照料,你先要注意好自己的身体才行啊。你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咱们再共同想办法救治你母亲。”师太言罢安排落英去取些饮食来,又让大家散去,以利自香母女休息。姜涛没有走,姜涛知道师姑此时还不清楚自己和自香的关系,但不管师姑怎么想,自己此时也不能离开自香母女。待师姑和自香的师姐妹们离开后,姜涛让自香先休息一下,他自己为自香母亲检查疏通血脉。姜涛明白久躺不动之人如血脉长期不通就会残废而卧床再也起不来。姜涛检查自香母亲身上的多处大穴,发现血脉通畅,四肢柔软有神经反应。姜涛知道师太给自香的母亲进行了认真的治疗和活动。检查罢,姜涛舒了一口气,和自香讲道:“自香,师傅和你的师姐妹们对咱母亲进行了认真的治疗和照顾,再见到师傅和大家时你要好好谢谢师傅和大家。现在咱回来了,好好陪着母亲,说不定很快就会唤醒母亲的。”自香一向佩服姜涛,一向认为没有姜涛克服不了的困难,现在听姜涛如此说,心里一下子宽慰了许多,道:“姜涛,你歇会也快吃点东西吧。”此时姜涛还真感觉饿了,姜涛正吃饭,落英走了进来,道:“姜师兄,已给你准备好了房间,你也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自香照看伯母。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